第112章 番外:长情(上)

  记忆停止在大地合拢将她与幻小烟掩埋的那一瞬。

  她以灵珠剩余之力护住了幻小烟,然后她的世界便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了。

  雁回不知自己在黑暗当中漂流了多久,她没有意识,对于那段时间也没有记忆,只待她睁开眼的那一瞬,世界重新鲜活起来,她才知道自己又活过来了。

  在空气中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她看见了自己挥舞在空中的小手臂,那是特属婴儿的手臂,还看见了抱着她的接生婆,然后耳边是屋里的一片混乱,接生婆在大喊:“出血啦!出血啦!夫人出血了。”

  外面便有人冲了进来,多半是女人,还有一个男人惊慌的大喊:“娘子娘子!”

  而雁回只觉四周这一切那么迷幻。

  忽然之间胸膛一热,雁回脑中出现了一个画面,在山崖之上青丘国主长身而立,清风拂袖,是在青丘王宫背后的悬崖之上,青丘国主一双眼睛仿似在千里之外望了过来,望穿她的眼瞳:“成功了吗……”

  他的声音好似在雁回耳边响起:“这便算是,妖族送予你和天曜的谢礼吧。”

  青丘国主的身影在悬崖上微微发光,于此同时雁回胸膛温度大热。待到青丘国主化成一片金光随风而去的时候,雁回倏尔明白。

  这是青丘国主用他最后的力量,保住了她前世的记忆。

  抱住雁回的接生婆转头看她,惊讶大叫:“这小孩子心口在冒金光的!这是神童呀!”

  旁边立即便有人也看了过来,附和的说着:“是神童呀!神童呀!”

  雁回便在这样一片混乱当中重新回到了人世,拥有了另一个身份和身体。

  她出生后没多久,江湖上便传来妖族的那个九尾狐国主仙去的消息,只是这些消息离小村庄的人们太遥远,并没有人多关心。

  这一世的雁回在出生之时她的亲生母亲就去世了,亲爹变成了一个鳏夫。从此她的生日便成了她娘的忌日,每年到这天,雁回总是要将手放在她爹的肩头上拍一拍,以示安慰,毕竟这一世他们也是带她降临到这世上的恩人。

  多过了几年,她还这样拍着她爹的肩膀叹气的时候,她爹就会揍她:“小屁孩一天到晚学什么老人叹气,回去给我好好喂鸡。”

  雁回瞥嘴,如果她上一世还活着,指不定比他年纪还大上一两岁呢。

  其实从一开始,雁回就一直想就此逃跑去找天曜的,但婴幼儿时期软胳膊软腿的,实在跑不出去,待得稍微大了点,能自己走路了,她爹又将她管得严实。

  雁回在发现自己身体可以凝神练气的时候便开始修了道法,她对《妖赋》记忆不深,所以还是练的辰星山的仙法,功法进展相比于普通人要快,但比起以前那个有天曜内丹的身体,这点进展便也不算什么了。

  到了七八岁的时候,自己能跑能蹦跶了,雁回便开始收拾着要自己跑路。

  可的那个有一天,她走了很远的路,却还是被她爹连追带跑的赶上了,他爹抓住她,扬手便是一巴掌,打得雁回有点愣神,可她心头还没有起火气,便见那农家汉子红了眼眶对着她吼:“你要去哪儿!你是你娘留给我的唯一念想!你一个人跑出来!出了事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雁回心头一动,她有前世的记忆,她一门心思要去找天曜,可她的“父亲”并不知道,他真的将她当自己女儿在养呢。

  于是雁回便留了下来,打算等自己十四五了,她就往外地嫁,然后在路上逃婚了事。可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嫁,她的“父亲”便去世了。

  雁回从此了无牵挂,背了包裹,起身便上路往妖族那方赶去。

  她这些年在村子里跟路过的江湖人们打听过了。

  十五年前,辰星山前一战之后天下大乱,清广真人被天曜诛杀,不久后青丘国主亦是仙去,天下大乱,随后青丘国储君继位,修道者们选了几位德高望重的长老与青丘国主相谈,约定百年之内绝不大动干戈,也不再以三重山为界限,从此仙人妖怪各自修炼,互不干涉。

  而天曜,成了妖族供奉的神龙,他不承袭妖族的王位,却受到了比王更崇高的敬意,他遨游世间,踪迹难觅,天地之间只为寻心之所系的那一人。

  雁回望了望天,一时间心里感触良多,天曜是寻回了以前的力量,然而终究抵不过天道轮回对一个人痕迹的掩埋,他那般寻,依旧没寻得到她。青丘国主在她睁眼的瞬间便消失了踪迹,想来是未来得及将她的去向告诉天曜的,所以只有靠她自己去寻了。

  天曜那么耀眼,他站在这世界的顶端,总是要比淹没在人群当中的她更好寻觅一些的。

  然而如此想着的雁回却愣是没有寻找到接近天曜的机会……

  雁回想踏入青丘去找烛离,但她身体当中已修了仙法,现今三重山虽然不再是仙妖的界限,可青丘乃灵气贫瘠之地,会主动去青丘的修道者实在少之又少,她一路所行艰难,处处皆有妖族人欲要谋害她。如今她仙法并未修得太厉害,为了自保所幸还是回了中原。

  她又去寻了七绝堂,知道凤千朔现在还在掌权,她本能想借凤千朔之力将自己已经回来的消息告诉天曜,但当她在七绝堂对掌柜说出自己名唤雁回,想见凤千朔时,掌柜却一皱眉一摆手:“这都这个月的第几个了!烦不烦!”

  雁回一愣:“什么?”

  “雁姑娘与天曜公子的事传得整个江湖都知道,每年每月每天冒充雁姑娘的妖怪仙人不知道多少,这都十五年了,你们能不能换个新花样啊?”

  前十五年并未出过山村的雁回,并不知道外面的姑娘竟然已经会这么玩了!

  她登时像被噎住了一样,哽住了喉:“我……”

  话没说完,掌柜便将她赶了出来:“你们这些姑娘,自己踏踏实实的过自己的生活去吧,那高高在上的不是你们这些平凡人能攀得上的。”

  站在七绝堂的门口,雁回实在哭笑不得。

  是啊,天曜已经变成了一个高高在上得让她无法触碰的人。

  以前雁回与天曜相遇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那穷乡僻壤的铜锣山,一路走来,共同成长,靠得太近,所以雁回从来未曾感觉到过她与天曜之间会隔有多遥远的距离,直至现在……

  明明生活在同一个世界上,却像是有了比天底下最厉害的结界更恐怖的隔阂,将他们区分开来。

  卑微者想触碰上位者是多么困难的事,雁回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

  “掌柜若不信,知道之前天曜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