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青丘国主否定得那般果断,这两个字仿似重锤,击在了雁回心口之上。

  “一点胜算……”雁回说得艰难,“都没有吗?”

  青丘国主默了一瞬,而后才道:“此前在中原,你已见过清广之力,与他相比,你认为那九头蛇妖如何?”

  雁回摇头,一边摇头的时候,心也一边沉到了最底处,因为她那么清楚,那九头蛇妖与清广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即便没有回头,青丘国主也能感受到雁回微微颓然的气息:“那便是了。”

  雁回沉默着没再多言,其实来之前她便已经想过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但是人都会有幻想,她也想能遂了天曜的心愿,再也不要动她心里这颗内丹的主意。

  “天曜身为千年妖龙,本身虽然积淀沉厚,对法术运用也极有研究,可若无千年法力累积,与清广而言,他不堪一击。”青丘国主道,“融合其他妖怪内丹过程痛苦而收效甚微,若不是他执意不肯取回内丹,我也不会给他出此下策。天曜与清广五行相克,乃是天生敌手,这世间,若无天曜,将再无他人可制止清广的谋划,而若与清广一战时,天曜身死,彼时你心头内丹也再护不住,清广若得此内丹,修得十二重功法,这天下……恐怕再无妖族栖息之地。”

  青丘国主这一席话说得不急,言语中所表达的意思却压得雁回心闷。

  “我知道了。”雁回说着,她明白青丘国主的意思了。

  不等天曜试尽除了收回内丹以外的所有办法,天曜是不会死心的,或者说他们是不会死心的,只有等走到路的尽头的,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她和天曜,总有一个人会做出决定。而这个做决定的权利,青丘国主让给雁回来想。

  雁回并未当场回复,她只对青丘国主点了点头:“今晚,我便先回去了。”

  “嗯。”青丘国主点头应了,他也不急在这一晚便让雁回将内丹还回去。

  从青丘王宫离开,雁回回到自己的住所,在路上,即便离冷泉还有那么远的距离,但雁回也能看到那方偶尔传来的火光还有龙低沉压抑的嘶喊声。

  天曜很痛苦……

  那颗九头蛇的内丹并不是什么新的出路。

  拳心握紧,雁回咬了咬牙,沉默的回了自己房间。

  翌日清晨,太阳照样升起,云和天空是不会为下界任何人事而变幻烦恼,雁回坐在床边呆呆的看了窗外的天空许久,她感觉自己现在像是一头困兽,出不了现实的牢笼,左右皆是为难。

  她喜欢天曜,喜欢到希望自己以后生活的每一天都能看见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喜欢到光是想想牵着他的手走遍大江南北哪怕四处浪迹,也能感觉到幸福安心。

  她希望自己能永远陪着天曜,在眼睛能看见的时候就去看未来的每一天日出日落,在耳朵能听见的时候就去听每一天的潮汐更迭。

  天曜太孤单了,她也一样。

  他们曾是被世界遗弃的人,然后遇见了彼此。可是他们……却是“你死我活”这样的关系。

  雁回垂头静静坐了一会儿,待得再一抬头,竟然意外的发现天曜已经站在了她的窗外,他脸色有几分苍白,眼下略有两分青影,想来是昨夜挣扎得极为痛苦。

  与雁回四目相接,天曜也有一分愣神,随即他一点头,然后转身便要往自己的房间那边走。

  “天曜。”雁回连忙叫住他,他回过头来,雁回便对他招了招手,然后随手从床边拿起了《妖赋》,“你来给我讲讲,这儿我看不太懂。”

  天曜便这样入了雁回的房间。

  他头上两个小犄角还在,雁回见了还是好生的摸了一番。天曜已经不去管她的手会放在自己身上哪个地方了,因为雁回的触碰,不管是在哪儿,都会让他感觉到从心到身体的愉悦。

  像是被安抚着一样。

  “哪儿?”天曜捧着《妖赋》声音有几分沙哑。

  雁回转头瞥了《妖赋》一眼,随即又转头看天曜:“好奇怪,你一进来,我就什么都看懂了。”

  得知自己被调戏了,天曜也不气,只微微一笑,转头好整以暇的打量雁回:“不抓紧修炼,在偷懒吗?”

  是啊,她在偷懒,将时间偷来,多看他几眼。

  “谁说我要偷懒了!”雁回道,“我昨天听人说,有一种修炼的方法可以让功法精进得很快,对你我而言都有极大好处,你要不要听?”

  天曜看着她,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什么?”

  雁回便凑近他的耳朵道:“和合双修。”她一笑,露出了小虎牙,“天曜公子啊,要与我试试否?”

  方才还淡定自若的天曜耳根霎时便涨红了去,他扭过头,清咳一声,好似咳一声还不够,他又咳了一声,然后雁回的床榻边便好似开始烫屁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