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青丘以南,森林广袤,参天大树比比皆是,下方林间几乎被完全遮蔽了阳光。雁回在空中全然寻不到那传说中魔窟的踪迹,只好入了林间,贴着地面找着。

  雁回心急找得匆忙,正是无处可寻之际,忽然之间,但听前方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大地随之一震,雁回心头一凛,立即往那方寻去,可尚未走出去多远,大地便颤得更加厉害了,像是远处的制造震动的东西在往这边奔来一样,几乎要让雁回站不住脚。

  面前一块大地忽然间猛地被拱了起来,大树的根部翻倒,整棵树从地下被顶了出来,但见一个巨大的黑色妖怪从下面旋身转出,雁回定睛一眼,竟是一只九头蛇妖!

  只是他的九头已有三头不知踪影,他浑身皆是鲜血,每个蛇头都在痛苦的吐着信子。

  脑袋一转,六个尚在的脑袋齐刷刷的盯住了雁回。而后一声嘶鸣,那九头蛇径直冲雁回而来。

  张嘴便要吞掉雁回。

  雁回初时惊愕一过,立时镇定下来,双脚站稳凝聚内息,所学妖赋心法在身体里轮转了一个周天,她一挥手一个火球径直向九头蛇砸去。

  九头蛇不避不让,其中一个头硬生生将雁回这个火球吞了下去,而另一个头已经转眼蹿到雁回面前,张大了嘴,血盆大口,獠牙森森,口中腥臭气息令人闻之欲呕。

  雁回眸光一凝,正是要拼死一搏之际,忽然之间,只见头顶火光一闪,一道身影如流星坠下般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从上至下,一剑贯穿蛇头,将它上下大张的嘴一剑穿下,生生封住。来人立于雁回面前,周身妖气震荡开来,登时将蛇妖推出十丈远。

  雁回尚在愣神之际便见天曜眸中血光一闪,飞身便已追了出去,在十丈开外的地方与九头蛇战了起来,九头蛇浑身毒液缠绕,六个头不停挥舞,终有一个看准机会一口咬住天曜,将他往嘴里一带,连人带剑整个吞了进去。

  雁回脑中一白,正是要上前去救之际,却见得那方九头蛇的腹中倏尔一道火光破出,九头蛇凄惨一叫,登时被炸成了漫天粉末,彻底消失。

  尘埃之中,那方的一切看起来都极为模糊,只有一柄长剑在里面忽闪着光芒。

  “天曜……”

  雁回失神的上前一步,却听那尘埃之中要脚步声一声一声,沉稳踏出,破开尘土,天曜一身是血的踏了出来,他左手无力的垂搭下来,有血水顺着指尖滴答滴答落下,而他右手手中火光长剑渐渐消隐,而掌心之中还有一点光芒在微微闪烁。

  是九头蛇的内丹。

  而雁回哪有心思去关心内丹的事,她疾步跑到天曜的面前,心急开口:“伤得如何?”

  天曜没有说话,直到雁回在他身前站稳,他才身子微微往前一倾,雁回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他,支撑着他站立。耳边听得天曜粗重的呼吸,鼻尖嗅得道他身上的血腥味与蛇毒的腥臭,可雁回却半点不觉嫌弃,她只是……

  心疼。

  无比心疼。

  天曜会只身来取内丹的原因雁回在来的路上只稍微想想便想得明白了。若不是不能拿回自己的内丹,天曜何需如此,若是有他自己的内丹,天曜更不会如此。

  他本应该是遨游天际,稍一动怒便天下皆惊的人物。

  “雁回。”天曜倏尔在雁回耳边轻轻一笑,“你又来了。”他抬手摸了摸她脑袋,三分温柔三分感慨,还有更多隐藏着的情绪,他道,“不要为我拼命。我会保护你。”

  肩上头微微一沉,竟是天曜晕了过去。

  雁回默了一瞬,有些重的拍了一下他后背,喉头一哽:“先护好你自己,再说吧。”

  清水岸边,雁回先给天曜洗了脸,再将他外衣扒下在水里清洗,她这方正洗得“哗哗”作响,后面的天曜便醒了过来。

  他微微睁开眼,见得雁回在阳光之下,只专注于清洗手中那件衣物,偶尔溅起的水珠落在她脸上,她抬手擦去,神态自然,没有颓废,没有失神,眼神中也无凌霄死去后萦绕不去的哀戚。

  一时间他恍似有一种错觉,好似他们只是这茫茫世间里的一对平凡夫妇。最好雁回每天最愁的事情就是今天不想洗碗,明天不想做饭,过着普普通通的稍微懒散一点的生活……

  许是身后的目光太灼热,雁回回头望了一眼,然后愣了一瞬,问天曜:“干什么?你为什么要用这么慈祥的眼神看我?怪渗人的。”

  天曜咳了一声:“为何要帮我洗衣服?”

  “你被那九头蛇吞进肚子里了,然后再炸出来,一身味道……给你掺点水就可以拿去施肥,不帮你洗洗,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