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雁回转头看天曜:“她死了。”

  “对,她死了。”天曜的神色与平时并无两样。手中剑消散与空中,天曜只道,“走吧,阵法已破,该回青丘了。”

  “你便没有……别的感想了?”

  别的感想?天曜回首望了望巨木,或许有吧,毕竟他在因素银而起的仇恨和绝望当中生活了二十年,但对于现在的天曜来说……

  “她已经不重要了。”天曜说着,转头看了眼雁回,一抬手轻轻触碰雁回的心口,似无意识的呢喃着,“每当想到她对我做了那些事,却阴差阳错的救下你,我对她还有几分感谢……”

  雁回一怔。却在此时旁边倏尔传来一道清朗的笑声。

  两人循声一望,随即雁回便呆住了去。

  只见宽衣广袖的长发道者自山坡下踏步而来,头上束冠,长发过膝,眉目清俊,唇带三分笑意,一身仙气飘逸。

  来者竟是……雁回也只在辰星山见过几面的清广真人。

  “如此说来,妖龙你却也要感谢感谢我才是呀?”

  清广真人说话好似永远带着笑意,他笑眯眯的望了天曜一眼,随即眼神一转,上下一打量雁回,目光最终停在了她的胸口之上。

  天曜立时往雁回身前一挡,面容严肃,神态戒备。

  清广真人并不在意天曜的敌意,他只是轻声笑着,好似发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事情一样:“真道是众里寻他千百度,未曾想竟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呆了十年。”

  他这话说得让雁回有点愣神。

  清广真人要寻的东西……

  “念在也曾是我辰星山弟子的份上,这内丹我也便不亲自动手取了。”清广微笑着伸出手来,“来,给我吧。我等了二十年了。”

  他要雁回心中的内丹!

  原来,竟不是素影要她心里这颗内丹,而是清广真人想要!

  二十年前素影图害天曜,清广真人并不只是单纯来助素影除妖,而是他也有所图谋……

  雁回不由捂着心口后退一步,天曜眼睛一眯,周身登时杀气四溢。

  清广一笑,摇了摇头,“你们杀的了素影,是因为她心中执念太多,所求太多,我可与她不同。”清广眸光一冷,“我只求内丹。”

  话音一落,他身形在原地霎时不见,雁回全然看不见清广真人的动作,只见得她身前的天曜掌心剑在此凝化而出,向左边一挡,清广真人身影未现,但一股巨大的力量却已经撞上了天曜的剑上。

  天曜牙关一咬,额上青筋微突,他周身烈焰大起,然而法力却后继无力,不过抵抗了一瞬,那力量方向一转,却从天曜头顶压来,只将他压得单膝跪地,无法起身。

  紧接着在雁回反应过来之前,斜里一股法力猛地击打在雁回身上,雁回立时被打飞撞在那巨木之上,将那巨木生生撞出了一块凹陷。

  尘埃“嘭”的一声炸开,然后和雁回的身体一起缓缓落与地面。

  雁回一声呛咳,喉中立时涌出滚烫鲜血。

  清广真人身影这才显现,脚步轻踏至雁回身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自己来,可不就不用吃这苦楚了吗?”

  天曜闻言,欲奋力挣扎,周身火焰与头顶压下来的力量奋力相抗,然而依旧不过是一瞬的抵抗之后,便再次被那力量死死压住。

  清广分神看了天曜一眼:“身为妖怪,取了内丹,饶是千年妖龙又如何?”他话音一落,天曜头顶的压力蓦地增大,只听一声闷响,不知是天曜身体里哪根骨头被压断了去,他被狠狠摁在地上,清广真人一笑,“不过我掌下长虫。”

  雁回花费了巨大力气才能抬起此时已变得厚重不已的眼睛,看着那方狼狈的天曜,雁回心头百味陈杂。

  她应该将内丹还给天曜的,天曜找回了身体,明明已经恢复得与以前一样了。若是他有内丹,他今日何至于如此狼狈,何至于在清广真人手下,被伤到如此地步,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清广真人不花心思再去看天曜,转过头来,瞥了雁回一眼:“小姑娘,你现在这神色,可是极不服气?”

  雁回垂着眼眸未说话,清广笑了笑:“你也不用不服气,你这条命本来也就是偷来的,若不是我那不乖的凌霄徒儿不听话,二十年前,你便该是今日这般下场了。”

  雁回心头仿似被这句话点亮了一瞬般,

  什么意思?

  二十年前,凌霄……

  凌霄与二十年前天曜的事情也有关系么?二十年来凌霄做了些什么让她不至于是今天这下场?

  没等雁回有更多猜测。

  清广指尖凝聚了法力,眼看着便要探入雁回心口之内,雁回却是一咬牙,掌中捏了一把地上的土,对着清广真人的眼睛一撒,清广真人虽以法力挡住扑面而来的沙尘,但手上动作却迟疑了一瞬。

  而雁回却趁机往旁边一溜,蹿到天曜身边,她毫不犹豫,作势便要挖出心口内丹,欲将内丹还给天曜。

  天曜双目一瞠,见状又惊又怒:“住手!”

  清广真人也是一惊,他双眼一眯,身形转瞬之间便落到雁回身前,雁回周身运起法力,欲要反抗,感觉到雁回运起的气息,清广真人眉目一凝,他一抬手打断雁回运功,丝毫不给雁回反抗的机会,“咔”的一声,将雁回的胳膊径直扭断,雁回手臂无力的垂下,他抬手便将雁回脖子捏住,往空中一提,雁回双脚离了地,整个人无力得如破布一般垂搭而下。

  “你修的妖赋?”清广声音有几分微妙,“谁教你的?”

  雁回不答,清广手指指尖收紧。

  天曜见得清广真人这一系列动作,只恨得牙关紧咬,脸上龙鳞乍现,竟是欲在此处化了原形了。

  清广另一手不过一拂衣袖,空中无形之力便将天曜死死压在地上,饶是天曜在他身后化了龙形,也不过只有化形的风将清广的衣袖与长发浮吹动。

  清广任由青龙在身边吼叫挣扎,一眼也未落在天曜身上。他只对雁回道:“我不喜欢和我动太多心思的人,你若老实,我尚可留你一个全尸。”他指尖用力,雁回脸色登时涨得青紫。他唇角依旧带着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