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素影带着雁回与陆慕生入了辰星山,走过辰星山山门,雁回本以为自己会五味陈杂,但在路过的时候她才发现,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更多的怀念了。

  她对这里,已经没什么多余想法了。

  辰星山有弟子前来与素影接洽,几人正说着,雁回身边的陆慕生倏尔问了她一句:“素影之前,为了我可是对天曜做过许多伤天害理之事。”

  雁回默了一瞬:“何止伤天害理。”她这一句话半似回答半似感慨,“可却也与你没甚关系,她将天曜分尸封印于四方,只为给那前世将军做一件保他长生不死的龙鳞铠甲。”

  陆慕生唇倏尔抿紧,他神色陡然一寒,还未来得及说别的话,前面的素影便已吩咐人到后面来将雁回带去了地牢之中,而陆慕生则被领去了其他地方。

  雁回往后一看,素影跟在她身后走着,面色是一如既往的清冷淡漠。

  心宿峰地牢内,雁回被关进牢笼,吊起了双手挂在半空中。

  素影入了牢笼之中,挥手屏退了辰星山的弟子们,牢笼之中一片黑暗,唯有雁回背后墙壁上的小铁窗透漏了几许光芒出来。光芒将雁回的影子拉长,素影便一步踏在了雁回的影子上。

  雁回一笑:“素影真人这是要动用私刑?”

  素影面无表情:“你让妖龙获得重生,害死素娥,背叛修仙界,这些罪名已够你死一万次,对你做什么都算不得私刑。”

  “天曜本该是现在的模样,修仙界也应当背叛,而你妹妹凌霏真人也该死至极,我做之事件件合情合理,凭什么你说我该死,我便该死?”

  “即便没有上面任何原因,心怀妖龙护心鳞与内丹,你就该死。二十年前你便是将死之人,这条命是你偷得的,是时候还回去了。”

  没等雁回开口,素影手中光华一转,一柄寒冰凝成的匕首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她靠近雁回,匕首之刃比在雁回心口之上。

  雁回面色未改,声色沉着:“你如今剖了护心鳞也凑不齐龙鳞铠甲了。”

  她话音未落,素影便是一笑:“你不用与我说这么多拖延时间。”她道,“你以为妖龙会赶来救你么?他在你身上种下的那一点追踪术早就被我抹去,没人知道你被我带来了辰星山。”

  听得这话,雁回心头才是一沉。

  “而且,即便不为护心鳞,你心头那颗内丹我也绝不会将它留给你……”

  “咚!”一声沉重的闷响,地牢之中倏尔涌进新鲜的空气,素影眉头一蹙,也未回头看一眼,手中匕首就着雁回的心口扎下。

  刃口入心之前,被一道力量猛地握住。

  同样是冰雪寒气,却与素影完全不同的挡在了雁回面前。

  推开刃尖刀口,斩断雁回手上枷锁,将她抱在了怀中。

  这个带着清霜之意的怀抱雁回已有许久未曾感受到过,来者将她紧紧抱在胸口,贴着她的胸膛,不让任何人靠近。

  雁回听着素影在她身后质问着:“凌霄你为了此女可是要不顾大计?”

  凌霄并没有回答,只一挥手径直对素影出手,法力撞击在狭窄的地牢之中拼撞出巨大的声音,雁回什么都没来得及看见,只觉瞬间之后,自己脚下冰雪法阵大作。

  雁回感觉自己被越拉越远,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周遭转换的场景才慢慢静止了下来。

  抱着自己的人倏尔松手,雁回退开两步,这才看见周遭环境。

  陌生的草木溪流,不知是在这世间的那一片隐秘树林之中。而她的面前是唇色微微泛白的凌霄,他望着雁回开口:“你竟当真敢去洗髓!修炼妖族法术。”他声音带着几分沙哑,然而听在雁回耳朵里只觉尖锐难听,讽刺至极。

  “不然呢?”雁回冷笑,“我该心甘情愿的被你打了鞭子,然后变成一个废人吗?”

  凌霄眸光微敛:“妖族法术修行过快……”

  “所以凌霄道长是又要打我这大逆不道之人九九八十一鞭吗?”雁回反问,“还是直接杀了我这个不肖之徒?”

  凌霄转开目光,不再看满脸讽刺的雁回:“离开中原,也别去西南青丘,时至如今仙妖两族大战在即,海外仙岛与世无争,你便去那方避难吧。”

  雁回听了只觉不能理解:“凌霄道长,我如今,与你却是什么关系,值得你来关心我这条苟活之命?”

  凌霄薄唇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