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雁回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空气中若有似无的气息让雁回感到几分熟悉,这是……辰星山的气息……

  雁回睁开眼,看见了透过树影的星空,她感觉眼角余光处有火光烧亮,雁回转头一看,但见素影正半跪在地,手掌捂在横躺在地的陆慕生脖子上,层层寒霜之气自她指缝中溢出,想来是在给陆慕生疗伤。

  昏迷之前的事情渐渐在脑海里清晰,她挣扎着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浑身不知被什么力量束缚着,连动动手指头都十分困难。

  雁回探到自己体内内息修为还在,只是完全无法调用。她知道,必定是素银给她施加了什么封印,而她是注定解不开的。认清了现实,雁回倒也很快就坦然接受了,左右素影没趁她昏迷的时候要她性命,那现在这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杀她。

  她开始思考素影现在到底要做什么,她带自己和陆慕生一起走,此处有辰星山的气息,想来是冲着辰星山来的,而此处离辰星山不过也就几十里的路程,那为什么不直接敢到辰星山而要在这半路当中停下来呢?

  雁回又往陆慕生那方看了看,霎时便明白了,此时陆慕生此时紧闭双眼,额上冷汗不断,映着火光,双唇泛白,一脸土色。看来,是陆慕生的身体出了毛病。

  雁回记得当时她只是给陆慕生割了个皮外伤,让他流了点血,虽然之后陆慕生自己撞上刀刃的那力道不弱,但最后到底是被素影给止住了。

  凡人的身体……本就是这么容易毁坏的脆弱东西。

  “慕生?”素影倏尔开口,“身体可还有哪里难受?”

  陆慕生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眼四周,但见素影的手正放在他脖子上,他抬了抬手,推着素影的胳膊,即便那么绵软无力,也依旧想挡开她:“滚。”

  素影眼眸微垂,好似没听见陆慕生的话一样:“你该一直穿着我给你的披风,虽不能护你受伤,但至少能帮你抵御病魔。”

  雁回闻言,想着那一件披风的由来,心下微微一痛,面上却是一声冷笑:“素影真人慷他人之慨,倒是大方,只可惜那披风永远也不可能再穿在他的身上的。”

  素影一门心思放在陆慕生身上,并未注意到身后雁回已醒,此时雁回发声,她眸光才冷冷的往后一瞥。

  雁回接着道:“天曜既然找回了他的龙鳞,那龙鳞便不会再落在你手上。”

  素影望了雁回一眼:“我会让他再交出来。”

  雁回眯了眼睛,声色一厉:“你休想再害天曜一次。”

  以前是天曜被素影所迷,而这一次。雁回心想,她会护着天曜。一定会将他护的好好的。

  好似听出雁回语言背后深藏于心的情绪,素影回头,盯着雁回,眼睛一眯,一声冷笑:“对妖龙动了真心,倒是好笑。”

  陆慕生现在虽是迷糊,但两人的对话他却听在耳中,心里清楚,他一拽住素影的手:“那披风……却也是……你抢来的?是那龙的……鳞?”

  即便被陆慕生这样质问,素影也只是淡淡道:“那不过是只妖怪。剥他鳞为你续命,何错之有?”

  这样淡漠的语调听得雁回心口一紧,紧接着一股怒火由胸中烧起,可还没由得她说话,那方好似垂死边缘的陆慕生猛地蹭了起来,大声喝道:“妖又如何!”他狠狠推了素影一把:“你给我滚!我不稀罕你这高高在上的仙人来救!”语罢,他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素影在一旁,虽未被陆慕生推动,但脸色却好似被陆慕生打了一个巴掌一样难看。

  “我是云曦的夫……”陆慕生倒在地上,眼神涣散,像是在喃喃自语般说着,“我也是妖族的人。”

  素影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静静的听他说,“你杀了我吧,我也是妖。”

  素影默了许久,在雁回都以为她不会再说话的时候,素影却伸出了手,去触碰陆慕生的颈项,她声色有几分沙哑:“你病了,别这么说话。”

  陆慕生已经无法站在挪动手臂,但是他却侧过了脸躲开素影的触碰,那对素影发自内心的厌恶不加掩饰的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素影的手终于是僵在了空中,最后默默的收了回去,没有再说话。

  夜静了下来。

  陆慕生的气息虽然依旧急促但渐渐开始变得规律,想来是睡着了去,雁回瞅着这架势,今晚估计是不会挪地方了。她只闲来瞥了素影背影一眼,便也闭上了眼睛兀自睡去。

  雁回一点也不觉得被这样辜负心意的素影很可怜,她只觉得她这是——咎由自取。

  翌日清晨,雁回醒了,睁眼的时候正巧看见了陆慕生坐了起来,他伤好似已经好了许久,其中恐怕不少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