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软剑自胸膛之中拔出,雁回只觉心口一凉,身体之中血气翻飞,令她难受至极。

  雁回抬起手,凌霏见状,以为她意图凝聚法力捂住伤口用以止血,她目光一狠,哪肯给雁回恢复的机会,她再次一剑刺下,雁回避无可避,眼看着剑尖又要再次没入她胸膛之中,身后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抵挡住凌霏的剑尖,将她的动作凝固在空中。凌霏的剑尖再无法前进一分。

  她不甘的嘶喊着,想要将剑再次送入雁回心脏之中,她满是伤疤的脸上表情狰狞。

  然而不管她如何拼尽自己周身法力,那剑却依旧不能前进分毫。

  凌霏随即大怒:“何人阻我!”她一抬头,却见得那石柱之上的龙心烈焰大炙。一层一层,烧得整个石室都是一片火红。

  大地摇晃,地里有沉闷的轰隆之声传来,天顶开始裂出裂痕,碎石掉落,凌霏不知发生了何事,被大地摇晃的力量推得往后退了一步。

  雁回卧坐于地,她四肢皆是无力,但唯觉那被凌霏刺穿的心依旧灼热跳动,她见凌霏退后,雁回眸光一凝,趁此机会一抹心头上的血,拼着最后的力气,手掌带着血迹“啪”的一巴掌拍在赤焰灼烧的龙心之上。

  心头血没入龙心金光之中。龙心霎时震颤,“轰隆”之声自地底传来。雁回只觉心头有一股诡异的力量在涌动,仿似在冲撞她的四肢百骸。

  而那方的凌霏并未管身边这些异样,她只道绝对不能让雁回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但见雁回站起身来,凌霏不管不顾再次提剑上前要杀雁回。

  她一声厉喝,剑逆着龙心散发出的火焰力量,猛地往雁回身上砍去,而便在此时龙心倏尔爆出一阵刺目光芒,几乎能刺瞎凌霏的眼睛,她的动作便也在这光芒之中顿了下来,待得光芒消失,她倏觉心头一凉。

  紧接着尖锐的刺痛传来。

  她垂头一看,雁回手中拿着一柄小刀,径直刺穿了她的胸膛,她身体里的血顺着刀刃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

  “雁回……”她喊着这两个字,咬牙切齿,极致不甘,“你竟敢……”

  雁回盯着她,一双眼睛里尽是森森寒气:“这是还你的。”

  “唰”的一声,小刀从凌霏胸膛之中取出,雁回也好似没了力气似的,往后退了一步,摔坐于地上。

  龙心光芒更炙,天顶之上碎石掉落得越发多了。

  凌霏一身是血,她撑着身子站着,依旧未曾倒下,她向前迈了一步,举着剑固执的往雁回身上比划:“我要杀了你……”

  她一步踏上前来,天顶之上倏尔一块大石压下,径直将凌霏脑袋一砸,凌霏身体一软,往雁回身上倒去,雁回避无可避也无力再避,就这样被生生压在了凌霏身下,巨石落下层层叠叠,仿似将两人都活埋其中。

  而所有的石头在落在龙心之上时皆被龙心之上的烈焰灼为灰烬。

  不肖片刻,整个石室轰然坍塌!

  地表之上,祠堂结界登时消失,正一力抗衡天上众仙的天曜分心回头一望,只见背后祠堂在这一瞬间化为灰烬。

  胸膛之中灼热非常,即便隔得很远,天曜也依旧看见了一抹闪耀如太阳一般的金光自尘埃之中升腾而起。

  众仙与空中也是讶异的看着广寒山脚下的这一幕,只见那坍塌祠堂之中飞出的金光瞬间向着天曜而去。众人不明究竟,竟然无人去拦,有仙者甚至认为那金光乃是广寒门仙门秘宝,在金光撞上天曜身体之际,有仙者发出一声欢呼,紧接着,众仙便发现不对,沉默下来……

  因为,那下方妖龙,并未消失在金光之中,而是那金光,消失了……

  寒凉了二十年的胸膛在这一瞬间终于重新温热了起来,心跳声再次真真切切的在出现在了他的身体里。温热的血液充盈了四肢,整个冰凉的身体从内至外都变得温暖。

  然而此时天曜却并没有为找回龙心有太多的激动,他甚至连感慨也没有生出多少,他回头一望,在身后一片废墟的祠堂之中,再没有任何人或物从里面走出来。

  “雁回……”他呢喃出这个名字,不管天上还有与他敌对的数百仙人,一扭头,迈步踏上废墟。

  找回龙心,世间万物均在他感受之中,然而即便现在感觉如此的灵敏,天曜也只隐隐探到了雁回几分虚弱的气息。

  在这层层掩埋的废墟之下……

  天曜知道雁回要强的脾气,知道她做起事来不管不顾的秉性,他能想象得到,在凌霏的追杀之下,要取心头血破开龙心的封印,雁回或许是……以命相搏。

  而他,又未曾帮得了她,又未曾救得了她。

  明明,雁回是为了他赌上性命。可他却……

  才找回心,天曜第一次用这颗心感受到的,却是这般乱极又至痛的情绪。

  他俯下身,一时竟是忘记了现在的自己已可动用他曾经所会的大部分妖术,他以手搬开废墟上的砖石,直到发现这样挖掘不知何年何日才能将这废墟挖完,天曜才驱动周身气息,以火焰燃烧出旋转的形状,带动周身空气,卷出了巨大的风,将地上泥石砖瓦,尽数卷到了天上。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