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带着幻小烟上了岸,雁回便又自行入了黑河当中,将自己残余的修为清洗干净。

  黑河水静静流淌,雁回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修为顺水而去。十年修行,所有的勤奋努力在此刻都化作烟云,雁回眸光却是半分闪动也未曾有。

  洗髓其实是很痛的,而且会给身体带来不少负担,但她愣是一声也没吭。

  以前她总是惊叹天曜为何那般善于隐忍,不管是情绪也好,疼痛也罢,他总能将所有事情藏在心中,沉默不发。而现在,雁回却觉得,原来忍耐竟是件如此自然而然的事情。

  因为无可奈何,所以只好隐忍。

  她知道,她现在在心上放一把刀,日日切割心尖之肉,是为了拿去饲养猛虎,待有朝一日,终究能养大心头老虎,驱其食人。

  她身上的修为并无多少,在黑河当中未待多久,一身修为便清洗了干净,从此她便再不是仙门中人,她将修妖术,入妖道,走一条她从未走过的路。

  法术尽去,雁回浑身无力一时间竟然连爬上岸边也做不到。

  岸上幻小烟一直紧紧关注着河中动静,看着时间差不多雁回也没有上来,她正要开口,旁边一道身影已经一头扎入了黑河之中,不过片刻,便破水而出。

  天曜怀中抱着的雁回已经晕死过去。

  天曜将雁回抱了许久,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雁回并未说话,旁边的幻小烟看得有点捉急。

  幻妖一族常年依附强大的妖怪为生,所以他们对强大的妖怪有一种天生的名敏锐感觉,打从见到天曜的第一面起幻小烟就知道天曜不好对付,之前在幻境里便算了,现在实实在在的与他呆在一块儿,幻小烟总是难免发憷。

  可天曜实在将雁回看得太久了,幻小烟一时没忍住,便小声问了句:“她还好吗?”

  “不好。”天曜说着,将雁回额上湿哒哒的头发捋了捋,“不过我会让她好起来。”

  幻小烟闻言一愣,摸了摸鼻子。看天曜终于将雁回抱起来往回走了,她便沉默乖巧的跟在了后面,不再多言。

  雁回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躺在烛离给她安置的小院子里。、

  幻小烟守在她身边,她一睁眼,她便凑了过来:“你醒啦,还要睡吗?你先告诉我你想梦见什么,我给你施幻术呀。”

  雁回扭过头,声音带着初醒的沙哑:“不用着急献殷勤。暂时不杀你。”

  幻小烟撇了撇嘴:“我是饿了呀,你不给我情绪吃,我肚子饿着的。”像是倏尔想到了什么,幻小烟眼睛一亮,“你不是讨厌那个什么凌霏吗,我让你做梦,在梦里虐杀她一万遍呀。你应该会很爽吧!”

  雁回眉头一蹙:“别让我梦见她。”

  幻小烟还待言语,旁边的天曜便插了话进来,将话题带开了去:“你仙力已尽数洗去,但是被打断的筋骨依旧未愈,若要修炼妖法,还需重接筋骨。”

  雁回点头:“我知道。”

  “先前医药童子与我指了青丘界内一处冰泉,可接断筋碎骨,待明日你精神好点,我领你过去。”

  雁回努力的撑起了身子,幻小烟在旁边连忙喊着:“哎哎不行啊!”她一边拦一边阻止道,“你得休息!”

  雁回躲开了她,自己下了床:“现在便去。”

  天曜却只是沉默的一步踏上前来,在雁回下床快摔倒之际,伸出了手,稳稳的抓住了她的手臂,给雁回站立的力量。

  雁回抬头看了天曜一眼,不等她问,天曜便面不改色道:“我知道拦不住你。”他拉着雁回的胳膊,将她的手臂搁在自己肩膀上。

  “上来。我背你去。”

  左右拦不住,不如直接来帮她吗……

  雁回爬上天曜的背,双手圈住他的脖子,脑袋放在他肩膀上,轻轻叹了一声:“天曜。”

  “嗯?”

  “你本该是多么温柔的人。”

  天曜微微一怔,没有说话。

  幻小烟屁颠屁颠的跟在两人身后:“哎呀,你就直说他对你真好,真让你心动就行了嘛,还什么本该多么温柔……”

  雁回斜斜的瞥了幻小烟一眼,幻小烟脚步顿住,雁回嫌弃她:“别跟着,自己玩去。”

  幻小烟只好自己摸了摸鼻子,哦了一声,然后蹦跶去了另一边:“还嫌弃我,我自己找吃的去了。”

  她一走,雁回便叹了声气:“跟突然生了个熊孩子一样不省心。”

  “有个人在你旁边插科打诨,也蛮好的。”

  天曜这淡淡的一声落入雁回耳朵里,雁回一怔,然后点了点头:“你这样一说,倒也是。”

  冷泉在青丘国主居住的山峰背面,天曜走了条小道,路程倒是也不远。将雁回放进冷泉之中,天曜便退到周遭树丛中静静守着。

  冷泉水冰而不刺骨,泉水之力一点一点的浸透皮肤,治疗她断裂的筋骨,她坐着无聊便望着天与天曜搭了几句话:“青丘没让你为他们做什么事吗?”

  “我龙心尚未寻回。也做不了太多别的事。”

  提到这事,雁回才想起来,天曜身体还没完全找回呢:“那龙心如今有线索了吗?”

  “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