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天曜与雁回坦然歇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烛离便去敲了天曜的房门。

  雁回与天曜的房间离得近,烛离那边一动,雁回倒是先醒了,她一起身,外面便有仆从要进来伺候她,雁回不习惯这样的待遇,本想遣散了她们,其中一个仆从却道:“姑娘,你今天约莫是要面见王爷的,最好还是梳上我青丘国的发髻。”

  雁回一琢磨,觉得也有几分道理,到底是到了别人的地盘,这些妖族人没有歧视她是个修仙的已经谢天谢地了,别的方面,她还是尽量入乡随俗吧。

  于是她便在梳妆镜前站着了,任由几个侍女给她梳发穿衣。

  待整理完了,她捂着自己脸上的伤一看,觉得青丘的打扮倒还蛮适合自己的嘛。

  雁回出门时,烛离和天曜都在院子里等着了。见了雁回,烛离倏尔眸光一亮,紧接着脸颊便莫名的红了起来,他连忙转了目光看着别的地方,喉咙里的声音有些抖:“你……你还蛮适合……”

  “脸上的伤怎么样了?”烛离话说到一半,便被天曜硬|生生的截断了去,“昨晚没包扎?”

  他这个话题找得好,不仅是雁回,这一下连烛离也没去管天曜为什么打断自己的话了。

  雁回碰了碰下巴:“昨天侍从帮我敷了药,说是怕影响今天治疗,就没包扎。”

  烛离点头:“我便是来带你们去找大医师的,他今日在我三皇叔府上给三叔治病,我先带你去看伤,正巧我三叔也想见见天曜。”

  想见天曜?雁回一琢磨,也对,现在青丘国的人只怕都想见见天曜。

  烛离接着说:“……然后就去面见大国主。”

  “见……谁?”雁回一愣,“大国主?你们青丘国的大国主?”

  烛离点头。

  雁回心里一时有点发憷。

  她是修仙的人,自幼受到的教育便是九尾狐那一家子厉害极了千万碰不得,尤其是他们那个大国主,是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大妖怪,一口气吃十个人都不带吐骨头的。

  雁回胆子比寻常修仙者大一些,但也没有大到听见要去见这天下最厉害的妖怪也不腿抖的地步。尤其是在这仙妖两道剑拔弩张的局势之下,要有一句话没说清楚,那说不定命就没了……

  她要是死在青丘国,恐怕连给她叫冤的人都没有。

  “我不去。”雁回连连摇头,“你们大国主想见的一定是他,你让他去就行了,我自个儿回来在院子里养伤。”

  见雁回这样干脆的把他卖了,天曜眉梢微微一动。烛离忙道:“你不用怕,我族人恩怨分明,先前你在辰星山救了我,是我的恩人,皇爷爷只是为了感激你。”

  “感激我多简单,给我钱就好了。”

  烛离微怒:“我的命岂是能用钱财衡量的!”

  “对我来说可以啊。”

  烛离:“……”

  “先去给她治伤。”天曜岔开了话题,率先出了院子。这话便又暂时搁置不谈。

  九尾狐一族的这个三王爷早些年眼睛便看不见了,身体也弱,已经用药吊了好些年的命,医师隔三差五的便要到他府上来,所以府里还专门给大医师辟了个院子,以供医师在此歇息。

  雁回去了便直接入了那医师的院子里,在屋里坐着没等多久,有人便通传大医师要来了。

  烛离在雁回身边咳了一声,提醒道:“我听闻大医师今日好似心情不太好,待会儿只让他看伤,别和他说话。什么话都别说。”

  雁回一挑眉:“你怕他?”

  “笑话!”烛离斥了一声,声音却有点弱,“我只是……我族人只是尊重救死扶伤的医者。”

  话音一落,医师便提着箱子来了。

  雁回倒是没想到,这青丘国备受尊崇的大医师竟然是个女子。她将手中的箱子往桌上一放,“咚”的一声。

  她脸色十分不好,其他人都在给烛离行礼,她却看也没看烛离一眼,便两步走到雁回面前:“伤的就是你?”语气听起来也极其不耐烦。

  雁回的脸得靠她治,于是她便沉默的闭嘴不言,忍了这态度。

  女子手捏了雁回下巴,没客气的往右边一转,雁回一瞬间几乎都听见了自己脖子的响声……

  娘的……再多一分力道,她脖子就得给拧断了……

  雁回出了一背虚汗,正想说换个人来看,女子便道:“剑伤带寒毒,伤了一天,寒毒入骨两分,需针灸九日,饮九日驱寒药。”她一边说,旁边的小童子便一边记。

  她说话快,也没看那童子能不能记得下来,只顾自己说完了便提着医药箱要走。没人敢拦她,连烛离也只能将她望着,众人皆是沉默,唯有天曜皱着眉头插了一句:“伤愈合之后,可会留疤?”

  女子脚步一顿,眸光一冷,转头看天曜:“治伤就治伤,我又不管美容的,留不留疤与我何干?”

  天曜还没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