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剑拔弩张之势在小小客栈当中弥漫。

  慑于天曜方才那一击之力,辰星山的弟子并未立即动手,雁回捂着腹部与天曜立在他们对面,她的目光在那些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子辰的脸上,默了一瞬,她对天曜传音入密道:“对付了凌霏,你还有多少内息?”

  “没了。”

  天曜的声音传到雁回脑海中,她沉凝了片刻,只道:“待会儿我拖住他们。你走。”她往前迈了一步,衣领却被人拎住。

  “回来。”天曜声色沉稳,他淡淡的往客栈二楼望了一眼:“我们能一起走。”

  那方一直在圆柱之后观望的烛离与天曜四目相接,他目光一沉。站了出来。

  他身后的老仆欲拽住烛离,却被烛离甩开了手,见烛离要将腰间长剑拔出,老仆连忙心急的将他手又摁了住,一咬牙,目光望向下方辰星山弟子们,目露红光,满脸褶皱的脸霎时变得狰狞。

  与此同时,子辰倏尔一回头望向二楼:“妖气!”

  烛离与老仆所站之地立即炸出一片白雾,片刻之间白雾便弥漫了整个客栈。混沌之中辰星山弟子那方,凌霏声音仍有痛色,但却强自镇定的大喝:“莫自乱阵脚,摆阵。”

  便在这时雁回忽觉手臂一紧,转头一看,却是矮他一个头的烛离拽住了她:“跟我走。”

  没有给雁回反应的机会,雁回便觉周身风声一啸,待得一眨眼,面前便已是白云缭绕,长风呼啸。

  脚下一片柔软,雁回低头一看,只见她脚下踩的不是云不是剑,而是柔软的灰色皮毛。

  烛离在雁回身边道:“莫慌,赵叔行得快,那些人追不上,我们一定能安全离开的。”

  雁回这才发现她是站在一个巨大狐妖的背上。

  还没松下一口气,她心便又是一紧:“天曜呢?”她一转头,慌张寻找天曜的身影,却发现要找的那人已经在她身后淡然自若的盘腿坐下,闭目调息。

  听得她喊这一声才睨了她一眼。他一句话没说,但这已经足以让雁回的表情缓和了下来。

  她像是忽然脱力了一样,一屁股坐了下去:“痛死我了……”她揉了揉肚子,又伸手要去摸脸,可手指还没碰到脸上伤口,便被斜里伸过来的一只手拍开。

  雁回一转眼,但见天曜还盯着她:“手脏,别乱碰。”

  他话音一落,旁边烛离便也跟着蹲了下来,他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白玉瓶:“我这里有点药,不能治本,但至少能缓和一下,内服止痛,外敷止血。”他看着雁回脸颊上的伤口,皱了眉头,“那剑寒气竟如此之重。”

  “广寒门的东西,皆是如此。”天曜接了一句话,便沉默下来不再言语。

  那剑是广寒门的东西?雁回回忆了一番,以前在辰星山并没看见过凌霏使这缠腰软剑,想来当是近来才拿到手的,难道是最近找她姐姐素影要的?

  烛离闻言眉头更皱得紧了些:“你这伤本来就深,而今寒气又挥散不去……我看伤口即便愈合,恐怕也会留下紫青色的疤……”

  雁回不在意的挥了挥手:“留个疤有什么大不了,又不影响吃又不影响睡,留着便留着。”

  “留下来象征着你被那个女人打败过?”天曜在一旁不咸不淡的插了一句话进来,“每照一次镜子,便回忆一次?”

  雁回一默,然后斜着目光瞥了天曜一眼。

  “娘的……”

  对雁回来说,伤疤确实不是什么大事,但如果变成了耻辱的印记,那自然是另一回事了。

  她一把抢过烛离手中的药瓶,拔开塞子,倒了两粒药出来,一粒碾碎在伤口上抹了抹,另外一粒则直接吃掉了。将药丸在嘴里一嚼,苦涩的味道便立即充斥了口腔。

  她一边嚼一边忍受着苦涩之味一边在心里不甘的想着。

  此次败给凌霏,虽然是凌霏第一击拔软剑时杀了她个措手不及,这举动好似有点卑鄙,但在实战当中,本就没有卑不卑鄙这个说法的,输了就是输了,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辩解的。

  雁回心里对这个念头向来十分坚定,赢了的才是大爷。

  其实雁回心里清楚,即便凌霏这次没有那柄短剑,她也不一定能胜得了她。

  雁回离开辰星山这一月以来,修炼打坐便不说了,每天都疲于奔命,唯一新学的东西还是在天曜那里学会的九尾狐一族的妖术。

  而凌霏自打上次败于她手之后,必定与她相反,日日勤加修炼不说,辰星山的心法,以她的身份,偌大一个藏书阁还不随便供她学看,现在清广真人虽然不知所踪,但她若有心向素影问问,那必定是提高极大。

  雁回咬了咬牙,反观自己,她现在找不到心法读,也没人可以对她指点一二……

  想到此处,她微微一顿,然后转头看天曜。

  从刚才开始天曜便一直盯着她,她这一转眼神,便自然而然的与天曜四目相接。

  “仙道仙法你有会的吗?”她直接问出口。

  “不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