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雁回也给吓了好大一跳。她是知道自家大师兄严肃正直,但没曾料,这不过才几个月没见啊,怎么的脾气就变得暴躁了,没说几句生气了就要和人动手了啊!

  雁回连忙往前一拦:“大师兄!你冷静下!”

  子辰好似怒火冲天,手中凝了法力挥手推开雁回:“让开!”

  雁回一个不慎,当真被推到了一边。

  天曜见状眉头一皱。

  待得雁回那边稳住身子,一回头,子辰便是一剑刺向天曜,天曜身型微微一偏,动作并不大,但堪堪将子辰刺来的三剑都尽数躲了开。待得子辰收势之际,天曜一抬手,只轻轻一下,打在他手腕骨上最脆弱的一点,力道半点也不大,但是却让子辰整只手臂皆是一麻。

  子辰身影一退,握住自己手腕,冷笑:“普通凡人?”

  当场被打脸,雁回只觉脸皮一痛,强撑着道:“他……他只是武功好,没法力啊……”

  子辰此时并不想听雁回胡扯了,只盯着天曜道:“我师妹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气息,便也是你教她染上的吧。”子辰眸色森冷,“你到底有何居心?”他问得没有温度。

  “居心?”天曜不卑不亢的望着子辰,虽然周身无丝毫法力,但这并不影响他的一身气场:“是我教她染上的又如何,你辰星山十载教导,不及我一夕指点。说来便不羞愧?”

  子辰闻言大怒:“狂妄!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底气口出狂言!”

  他手中长剑凝聚气息,周遭的气息流动,速度越来越开,然后在子辰的剑上过上了一层层肉眼可见的风刃。

  子辰自幼修的是风系法术,雁回眼见他好似真的要对天曜动真格了,吓得左右一望,就地踢了一个石子出去,打在子辰刚才被天曜打过的手腕上,子辰一痛,分心往她这方一看。

  雁回却瞬息而动,霎时移到子辰身后,动作极快,一抬手一记手刀狠狠打在子辰的肩颈处。

  混着法力,一声闷响,红色的火光一路顺着子辰的经络烧遍了他全身,

  一时间子辰剑刃上的风刃消失,周遭气息霎时恢复平和。子辰身型便僵立在原地,一双眼睛里的怒火似乎能烧出来一样。

  “雁回!”

  雁回舒了口气,连声道歉:“对不住对不住,经络先给你封一下,半个时辰后就能动了啊,大师兄你莫捉急。”

  如何能不捉急,子辰素来沉稳严肃,习得比凌霄更为方正,此时却已被雁回气得咬牙:“你你……”说了半天,愣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

  雁回叹了口气,走到一旁随地捡了个树枝:

  “大师兄,你莫要强求了,辰星山我如今是怎么也回不去了,你便别再来找我,省得回头那些师叔师伯们对你也有意见,自打我离开辰星山那时起,就没想过要回去。咱们如今见的这一面,你就当是当初我离开辰星山时,补上了你没见的那一面吧。从今往后,咱们就山高水远,江湖再见。”

  雁回是真的打算和辰星山划清关系了。

  经历此狐妖一事,她不想也不愿意再听到关于凌霄的任何消息,就怕之后再来一点点消息,就能彻底压垮她心目当中的那个现在已经小心翼翼的维护起来的师父形象。

  打算离开忘语楼,离开那个消息聚集的地方开始,雁回就不想在去探查那些“真相”了。

  她怕真的有一天,当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可能她会承受不了。于是干脆逃避,干脆躲起来,装作什么都不知,这样……大概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吧。

  子辰听得雁回这话,神色一动,还没来得及再说话,雁回拍了拍手上的枯木枝,往天上一抛,木枝立即漂浮在了空中。

  她拽了天曜的手,身轻如燕跳上木枝,没再回头看他一眼,便将木枝做剑,化为一道长风,御剑而去。

  子辰被封了经络,站在原地,只有风轻轻撩起了他的头发,心下气愤之余又是无奈,又是感慨。

  到现在为止,在他们这一辈当中。能随手折木为剑,随心而飞的,恐怕只有雁回一人。她天赋本是极高,若她能留在辰星山他日只怕追上素影真人也不是空话。

  而且,他是希望雁回能留在辰星山的……

  怎么能这么随便的和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学东西呢,万一是坏人呢,万一对她……

  图谋不轨呢……

  雁回带着天曜不停歇的御剑了整整一个时辰,在空中,木枝上可站的地方有限,雁回身板比天曜小,虽然是由她在用法力掌控方向,但她整个人却像是嵌在天曜怀里一样。

  贴得很近,所以雁回的体温便不可避免的传到天曜身上。

  雁回的发丝被风撩起迷乱了他的目光,天曜望着远山与云彩,倏尔开了口:“不是说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