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雁回在床上躺了一晚上,腹中疼痛是缓解了不少,可第二天早上吃早饭,刚吃完了一个馒头,正准备拿第二个的时候,她忽然一捂嘴,连扑带爬的奔到一边找了个大盆吐去了。

  像是要将胃都吐出来一样难受。

  房门吱呀一声响,是隔壁房的天曜听见了动静。他一进门,见雁回吐得跟怀孕了一样。他皱了皱眉:“怎么了。”

  “别……别让我说话。”雁回吐完,捂着肚子,毫无形象的坐在了地上,“腹痛……”

  天曜在走到雁回身边,伸手抓了雁回的手腕,一探,眉头又更紧了几分:“你受的伤有法力。”

  “废话啊。”雁回抖了两下手,甩开天曜,自己爬了起来坐回了桌子边,“没有法力我能调了一夜没把内息调理好?”她言罢,顺手端了桌上的凉茶要喝。

  天曜两步迈过来,一下将雁回手上的杯子按了回去:“凉茶伤胃,你还敢喝?”

  雁回睁着眼睛看他,无辜又诧然:“可我渴呀。”

  天曜不理她,二话没说,拽走了她手里的杯子,也端开了桌上的馒头。雁回愣了一瞬,然后拍了桌子:“吃的还给我,你拿走作甚!”

  天曜头也没回,拿着东西就推门出去了,直到关门之前他才回头扫了雁回一眼:“等着。”

  吃的都被拿走了,还能干坐着等那就不是雁回了。她捂着肚子连忙跟了出去。

  追着天曜到了楼梯口,便见天曜回头看了她一眼,许是觉得她走路也没什么问题,便也没管她,继续拿着东西一路走到后院,去了厨房。

  过早刚吃完,忘语楼厨房里的人都在为午饭做准备,还没人用火,天曜便自行进去熟练的在锅碗瓢盆间操作了起来。

  雁回凑到门口打量他,但见他倒了茶,放了馒头,自己找了米将米洗了,拿火上架锅熬上,这边手脚麻利的剖了一条鱼,刀一划一片,就利落的将鱼骨完整的剃了出来,再拿刀背拍了拍,三下五除二的将背脊上的刺一根一根全部挑了。

  最后叮叮咚咚将处理好的鱼肉混着几根姜丝一阵剁烂成沫,在另一个锅里出了道水去腥,然后才丢进熬米的锅里,加了三截葱段,一勺一勺的慢慢搅着熬煮。

  他这手法娴熟动作轻快,想来也是,这十来年里,天曜在那小山村里生活,又没个法术,煮饭洗衣,除了他自己干,难不成还有人帮他么,当然是事事都得自己做。

  雁回看着他忙活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就盯着失了神,她吃过天曜做的馒头,滋味很不错啊,只是当时苦于在穷乡僻壤里的没什么好食材,要不然说不准他做的东西会比辰星山的张大胖子做得还好吃呢。

  而且这举手投足间的姿态,就算是搅和大铁锅也显得飘逸,如此俊朗养眼的背影,也不是张大胖子拍马能追得上的……

  “你要是个女子,我就娶你回家。”

  这句话鬼使神差的从雁回嘴里脱口而出。

  然后天曜的锅铲在锅底刮出了“嚓”的一声响,即便是有粥,也没有压住这声音。

  天曜回头瞥了雁回一眼:“你要是个男子,才有资格说这话。”

  雁回想也没想就道:“有哪个男人能比我对你还好呀?”

  “……”

  好像是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听着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啊!

  天曜转回头不再看雁回,专心的熬粥,然后慢慢的,粥熬出了香味,旁边忽然就传来了雁回抽了抽鼻子的声音:“好香啊。”她脑袋从天曜身边蹭了出来,一双眼睛盯着锅里的粥眨也不眨一下。

  “你也没放别的东西,怎么这么香啊。”

  张大胖子在雁回的心里又掉了一个档次。

  天曜垂头看了雁回一眼,见雁回完全被锅里的粥吸引住了,脸都蹭着他胳膊里也浑然不觉。天曜往旁边站了站,这倒好,雁回觉得他是把地方腾出来了,于是又往前挤了挤,还是贴着他站着。

  这下倒是不说她是吃了药的人了?不说让他走开点别碰着她让她脸红心跳了?

  什么狐媚香……对雁回来说还没个鱼肉粥来得香吧……

  这贴身站着都看也不看他一眼了。

  天曜又搅和了一下锅,其实照理说此时的粥还缺点慢火熬制的浓稠,但天曜不知是怎么了,几大勺将粥盛了出来:“吃吧。”他把粥放到一边,落在旁边灶台的声音有点响。

  雁回就像眼巴巴盯着食物的小狗一样,脑袋跟着粥挪动的方向转了一下,紧接着就绕开天曜,就在这厨房里,自己捧了小碗就开始盛粥了。

  天曜在旁边别着头斜眼看她。但见雁回吹了几下,吃了一勺,然后愣了很久,再转头看他的时候,目光竟似带有泪花:“原来你能做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雁回目光几乎带着感动:“胃都暖了,这碗粥让我都开始崇拜你了。”

  天曜轻咳一声,扭过头去,默了好一会儿才望着门外的风景道:“本可以做得更好,看你馋得不行才给你盛的。”

  雁回也不理他,匆匆点了两下头,就开始自顾自的吃起来了。

  天曜半天没得到回应,转头一看,雁回已经在添第二碗了,无奈之际,天曜却是嘴角微微一翘,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勾了个笑出来。

  “少吃点,小心胃又疼。”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