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看着自己贴在天曜脸上的手,雁回心里还在挣扎她要贴多久这个问题时,天曜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手,抓住了雁回的手。

  他的手也冻得好似冰块,雁回告诉自己要把手抽回来,要不然待会儿他就得把她拉到床上去了……

  可她这个念头还没完全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天曜果然手上一用力,径直将雁回拉了下去。

  双臂像是找娘亲的孩子一样,自然而然的将雁回抱在了怀里。紧紧的勒住,用力得几乎让雁回听到了自己骨头的声音。

  上次天曜犯病的时候,雁回没有恢复法力,她挣不过也逃不脱,而以她现在的修为法力,要推开如今的天曜,那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但如今……

  她却不想那样做。

  这个怀抱宛如冰窖,勒得她浑身难受,雁回根本就没法好好睡觉,可转念一想,抱着她的这个人,可是比她还要难受十倍呢。想想他的过去,那些独自走过的二十年,雁回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

  她伸出手,环住了他,将他抱住,手掌在他背上轻轻的拍:“睡吧睡吧,不痛不痛。”

  就像哄小孩一样。

  大概是狐媚香的作用吧,雁回想,一定是狐媚香的作用吧。

  毕竟她这样没心没肺的人,怎么会忽然就开始……心疼起一个人来了呢。

  翌日清晨。

  天曜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雁回半睁着翻着白眼的眼睛的模样,她嘴里还在念念有词的嘀咕:“睡吧睡吧,不痛不痛。”

  天曜真的有一瞬间是想把丑成这副鬼样子的雁回踹下床的。

  但他很快就忍住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雁回的手还在无意识的拍着他的后背。

  一拍一顺,像是在抚摸着什么小动物一样,又轻又柔。

  她就这样强撑着睡意,安抚了他一宿。

  天曜嘴角微微一动,他往后退了退,这时才发现,他的手尽然还紧紧的攥着雁回的另一只手腕,待得他一松手,雁回手腕上的皮肤都白了一圈。

  他这个动作让半梦半醒间的雁回浑身一震,然后立即睁大了眼睛:“怎么了?嗯,又怎么了?”

  天曜轻咳一声:“你压到我衣袍了。”

  雁回青着眼睛看了天曜好一会儿,然后才道:“你这不废话吗,这床那么窄,我和你睡一堆,肯定会压到你衣裳啊。”她不满的爬下床,嘴里愤愤的念叨道,“真是□□还被嫌弃,不讲道理也不讲道义,下次月圆之夜就算你哭着爬过来求我,我也不给你抱着睡了……”

  “……”

  天曜背过身,又咳了好几声,昨天冰得不行的耳根子,此刻却让天曜觉得有些微微的发烫。

  雁回没好气道:“我都让你了你还不下床来,我还打算趁着时候早睡个一两个时辰补补眠呢,咱们今晚可是要去盗龙角的,我要是不能打,你顶上?走开走开。”

  天曜也没别的话,连忙利落的下了雁回的床。跟有刀在割屁股一样。

  雁回也没客气,都没等天曜完全站好,她就直接爬上了床,裹了被子,扭了两下,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就这样在天曜的注视下睡着了去。

  天曜沉默的看了雁回许久,一时间有点不敢置信刚才自己竟然被嫌弃得连话都说不了一句……

  那么赤果果得嫌弃……

  天曜摇头笑了笑,转身打算回房好好洗漱调理一番,可脚步还没动,便有一双温热的手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指。

  天曜一愣,对于这样的温度,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开始感觉到熟悉,于是也没有将她甩开。

  雁回的手便顺着天曜的手指一路找到他的掌心,握住,探了探,然后她便没再犹豫的收回了手:“正常了。”被窝里传出雁回懒洋洋的沙哑声音,“走吧走吧。”

  天曜却觉得像是有个火种留在了掌心一样,一直烧,一直烧,直到他回房洗漱调理了内息之后,那股灼热的感觉也没有消失。

  这大概算是雁回这个姑娘,为数不多的温柔吧。

  可也正是因为是她平时太不懂温柔,所以一旦有哪一天体贴起来,便让人觉得有点……难以招架呢。

  天曜握了握掌心,黑眸微垂。

  雁回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她自己收拾了一番,又去与弦歌和凤千朔勾兑了一下时间,这便叫了天曜一同向天香坊出发了。

  雁回算好了时间,在凤千朔的品酒宴开始的那一刻,她与天曜从后门闯进天香坊。

  如今天香坊没了凤铭,留守的不过一些仙门的弟子而已,要对付他们雁回自是觉得轻轻松松。

  也确实如天曜和雁回所料,他们闯进天香坊的时候仙门弟子尽数来挡,但哪里挡得住雁回,这世间能真真修好仙的人,本来就是凤毛麟角,要让那些“凤毛麟角”来看门,可不是那么容易。

  仙门弟子被雁回几个青丘的法术击退。

  本来雁回还觉得有点心虚,怕被人看出了倪端,但很快就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