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雁回不由奇怪:“你不是妖龙吗?怎么还会九尾狐一族的法术?”

  天曜淡淡道:“五十年前,中原灵气充裕之地被修仙修道者所占据,妖族偏居西南,两方以青丘为界,天下两分局势大定,然则妖族与修仙者的约定却与我并无关系。”

  雁回眨巴着眼看他:“你没有去西南吗?”

  “不想去。”天曜道,“我已在一谷中修行千年,不爱换地方。”

  也对,那么大一个千年妖龙,当时修仙者与妖族大战,虽然赢来了中原大地,但自身也损失惨重,谁也没有心情再去招惹这条大龙吧。

  这天下,到底是靠实力说话的。

  “我千年来独行于世,但那段时间,却有不少不甘离开中原的妖怪找到了我,我没将他们赶走,他们便将我当做庇护,依旧在这中原大地中修行。”

  “所以……”

  天曜瞥了雁回一眼:“被我庇护的妖怪当中,恰好有九尾狐一族的人罢了。彼时修行之余,那人常找我切磋,一来二去我便也习得了他们的心法。”

  天曜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去。

  雁回闻言点了点头算是了解。

  想想他当年那也算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大妖怪吧,竟然凭着一己之力在中原护住了一谷的妖怪。而现在……

  雁回甩开脑中的思绪,盯着天曜道:“所以你现在的计划是,先让凤千朔引开凤铭,然后你我强闯天香坊将龙角抢了,待得凤铭闻讯赶回来再与他战一场?”

  天曜点头。

  雁回思索了一阵:“有几个问题我和你捋一捋啊。首先,你确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能学会九尾狐的多少法术?其次,用它来对付凤铭当真没有问题?”

  “我来教你,没有问题。而且,到时我若是重获龙角,助你一臂之力也并非不可。”

  这么自信……雁回默了一瞬,打算在打架修行这件事上暂时相信好歹也比她多活了一千年的妖龙:“那最后,凤千朔要是不答应你的提议怎么办?”

  “他会答应的。”天曜摇摇望了眼弦歌所住的那个阁楼,说得笃定,“因为人性总是贪婪。”

  凤千朔与凤铭的关系早就只是在维持表面功夫,撕破脸不过是迟早的事,而现在,凤千朔有机会能除掉心头大患……

  即便要冒风险,他也是会愿意的。

  果不其然,如天曜所料,在第二天一早,凤千朔便着人给天曜传了个消息过来。

  凤千朔邀凤铭十日之后来忘语楼赴品酒宴。凤铭欣然答应。

  想来凤铭是觉得,他这个侄儿,也没能力害到他吧。

  要凤千朔做的事他已经做到了,这方天曜教习雁回九尾狐一族的法术倒是也快,九尾狐一族的法术确实高深难学,若是叫雁回直接拿了书来看,指不定一个小法术也够她学上十几天,但天曜好似总能找到最恰当的方法让雁回学会这个法术,有时候一天内,雁回便能熟练掌握了两个基本法术。

  只是让雁回很烦恼的是,每天看着天曜给她做示范,看着那张脸,他的身型,他修长的手指,这对雁回来说都是一种变相的折磨。

  在天曜一本正经的给她讲术法要点的时候她想去抱着他蹭一蹭,在天曜手把手的纠正她结印的手法时,雁回就想将他的手一把抓住,十指紧扣,再不松手。

  她不止一万次想去问弦歌,不是说好的现在的狐媚香是个半成品吗!不是说好的隔一段时间药效就会自己消失吗!那为什么到现在,雁回依旧觉得这药的效果强劲的吓人!

  而且最可怕的是!

  在偶尔天曜在教习她术法的空隙时间,雁回会看见天曜在没人注意的地方,看着他自己的手发呆。手掌紧握成拳,然后又无力松开……

  看见这一幕时,雁回发现自己竟然会不要命的去联想他的过去,去想象他的无力,然后诡异的为天曜感到心疼……

  最诡异的是,她似乎已经有点分不清,她是在药物作用下心疼天曜,还是在发自内心的同情天曜。

  不过不管雁回内心的情绪怎样纠结,修习法术的时间过得却是极快。

  眨眼间便到了第九天,雁回已将九尾狐一族的基本法术都修了个会,虽然还是用不精通,但现今中原,与九尾狐交过手的能有几个,雁回糊弄糊弄骗骗人应该是问题不大。

  她现在唯一忐忑的是:“我真的能打得过凤铭?”

  天曜琢磨了一瞬:“照上次的情况来看,你现在用九尾狐的法术与凤铭动上手,或许五分胜率。”

  雁回一默:“那我要是打输了呢?”

  “那便看天意怎么安排了。”

  “……”雁回拿起了手里的剑,“那今晚咱俩再好好练练,万一明天就有六分胜率了呢!”

  天曜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但见天已擦黑,天曜皱了眉头:“你练吧,我先回了。”说完,他转身就走了,都没给雁回一个反应的时间。

  雁回在原地愣了许久,然后抬头望天,算算日子,她倏尔想起,对了,今天又是满月之夜了。

  在上一个满月之夜里,天曜还在铜锣山中,那天晚上,他可是扑倒了她,在她嘴上咬了好大一口……

  今天晚上,是天曜的劫啊。

  雁回忍住了心头的情绪,没有跟着天曜一同回去,一直练到月上中天,她才回了房间,经过天曜房门的时候,雁回不由自主的停顿的脚步,她倾耳听,却没有听到天曜房间里发出的一点动静。

  知道天曜是个善于隐忍的人,雁回在心头默默叹了声气,抬脚回了自己房间,但一进房间,雁回便是一愣。

  只见天曜蜷缩在雁回的床榻之上,裹着她的被子,双眼紧闭,脸色惨白,呼吸急促,每一次呼吸,他都呼出了缭缭绕绕的白雾。

  他宛若一个生病的孩子,无依无靠,只能借助被窝汲取一丝温暖。

  竟是跑到她这里来了……

  “天曜?”雁回唤他,可并没有得到天曜的回答,她见天曜的睫毛上似凝起了寒霜,心头一抽,不由自主的伸出了手,去触碰他的脸颊。

  指尖传来的,是比寒冰还要刺骨的凉意。

  他身体里,得有多冷啊……

  雁回心里不停的警告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再对他有更多的可怜了,但是她的手掌却已经不由自主的贴在了天曜的脸上,想给他一点自己所拥有的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

  温暖。

  (https://.biqiugexx./book_20443/89618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xx.。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xx.<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