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翌日清晨,雁回起了个大早,早餐吃了一大堆东西,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她去敲了天曜的门。叫上他,两人一同去找弦歌去了。

  走在路上,天曜现在几乎已经养成习惯性的落后雁回半步,这样可以避免她看见他,又口无遮拦的说一些让他招架不住的流氓话。

  看着雁回的背影,她身板依旧挺的笔直,走路的步伐是一般女子没有的英气。就像昨天那些话根本就没入得了她心,伤害不了她一样。

  看来即便是雁回,在某些事情上,她也很善于掩饰。

  弦歌给雁回开门的时候,凤千朔正巧也在屋子里,他摇着扇子坐在屋中椅子上,笑眯眯的望着雁回:“这一大清早的就过来找弦歌,雁回姑娘,你是看上我家弦歌啦?”

  “对呀。”雁回大大方方的应了,“凤堂主愿意割爱吗?”

  凤千朔收了扇子“嗒”的一声:“那可不行。”

  雁回撇嘴:“反正你都有一百房小妾咯,把弦歌给我又不会少块肉。”雁回笑嘻嘻的望弦歌,“是吧,弦歌儿,你愿意跟我走的吧?”

  弦歌伸手戳了雁回的眉心一下,正要教训她,却听凤千朔道:“肉是不会少,可我的心魂可算是被你拿走了。”凤千朔对弦歌招了招手,弦歌一愣,顺从的走了过去,被凤千朔一把揽进怀里,他像圈着什么珍宝一样将弦歌抱住,“就算你是姑娘,也不能和我抢。”

  雁回看着弦歌微微红了的脸颊,心头不由无力叹息,弦歌啊弦歌,你这般聪明,怎么会不知道他是在逢场作戏说些好听话给你听的,你却也……

  甘之如饴。

  雁回转了目光,旁边的天曜一步上前,在桌子另一方坐下,他对几人的言语并不感兴趣,开门见山就道:“天香坊制作狐媚香必须得一秘宝方可制成,我欲将秘宝取出,凤堂主可愿相助?”

  他这一开口,话题的气氛登时变得严肃了些许。

  凤千朔这才将目光挪到了天曜脸上:“昨日一直忘了问,这位是?”

  天曜没说话,转头看雁回,一副等着雁回来介绍他的模样。

  真是……骗人不想自己动脑子就让她来顶上么……

  雁回没好气道:“他叫天曜,是个穷山僻壤里面出来的少年,自带许多麻烦,不过暂时还算个好人。”

  凤千朔看了弦歌一眼,但见弦歌轻轻点了点头,凤千朔才道:“既然雁姑娘说是好人,那我便信了也无妨,只是这位天曜公子,你说要想要我相助,却不知是要我如何相助?”凤千朔把弄这弦歌的发丝,好似全然不在意似的开玩笑道:

  “我如今的境况江湖上大抵是没人不知道的,昨日凤铭是卖我与教中长老一个面子才将那些狐妖放了给我,毕竟这不伤他根本,可若是如天曜公子所说……要将那制作狐媚香必要的秘宝拿走,这恐怕就是我所力不能及的事情了。”

  天曜沉着道:“并不需要麻烦凤堂主让凤铭直接交出那秘宝,凤堂主只需挑个时间,借个名号,将凤铭引出天香坊,我等自有方法取得那秘宝。”

  凤千朔斟酌了一番:“你说的这事倒是不难,只是我若将凤铭引了出来,待他回去,秘宝不见,他岂不是要将这账算到我的头上?天曜公子,你这个请求,可真是让我为难啊。”

  天曜食指在桌上轻轻一敲了两下,轻而慢的“笃笃”显出了他沉思的心绪,而待得第三声敲下,天曜一抬眼,盯住了凤千朔,声色沉而稳:“凤堂主只需拖住凤铭引开片刻即可,待我等拿到秘宝,即便凤铭回来发现我等也无所谓,我自是有办法,让他在此后都无法再与凤堂主为难。”

  凤千朔眉梢微微一动:“天曜公子你这话,可说得大了。”

  可不是说得大吗!

  雁回在旁边听得也是一惊,若要凤铭之后再无法与凤千朔为难,那要门是把凤铭的权利给剥夺了,要么是把凤铭……

  杀了。

  “此事对我来说,并不难。”

  不难个鬼啊!

  雁回在一旁瞪着天曜,他一副残破的身躯,只找回了龙骨身体里大概什么法力都没有恢复吧,虽然他好像懂挺多阵法,能借阵法之力做点事,但哪有那个时间让他在凤铭身边画阵法啊,人家又不傻!

  雁回与凤铭交过手,她知道凤铭的厉害,要让现在的天曜和凤铭斗,那是片刻就死成渣的结果啊!

  “我那叔父凤铭年轻之时可也曾被送去仙门修道过一段时间的,要对付他,可没那么容易。”显然凤千朔也有与雁回一样的顾忌。

  “我敢出此言,愿去天香坊涉险,凤堂主却不敢信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