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凤铭一双眼眸犀利的扫过院子,转头问仆从:“人呢?”

  仆从左右看了看:“奇怪……我刚明明还让两个侍卫先到这里来看看情况的,怎生的连那两个侍卫都不见了?”

  凤铭闻言,眼睛微微眯起,他在院子里扫了一圈,然后招了招手,唤了另一个侍卫:“将这院子给我围起来。”

  雁回立即拿手肘轻轻碰了碰天曜,轻声耳语:“我待会儿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趁这院子还没完全被围住,赶紧去找你的龙角。”

  雁回这话说得如此自然,其实天曜也已经快要对这样的安排感到习以为常了,因为雁回现在有法力在身,她要更强一点,她更容易去应对麻烦的情况,所以更危险的事情当然应该交给她来做。

  但仔细一想,其实这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强者并不应该为了弱者理所当然的以身犯险,雁回会这样做,是因为她想这样做,她想去……保护别人。

  或者说,保护他。

  天曜眼眸微垂。

  雁回已经一个遁地术蹿了出去,一下子落在了院子的东南角,那是正好和这个地方相反的方向,雁回一声笑:“找谁呢,找我呢?”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引了过去。天曜倒是也没有再犹豫,一转身,从后面的墙上翻了出去。

  她看也没有看天曜一眼便与凤铭搭话道:“凤堂主,久仰大名了啊。”

  凤铭目光森寒的盯着雁回,倏尔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弯得过分得鹰钩鼻让他这个冷笑看起来格外阴森奸诈:“雕虫小技,妄想欺骗于我?”

  话音未落,他手臂一伸,只听“咚”的一声,一道气息径直击中天曜翻走的那堵墙,墙壁瞬间倒塌。

  雁回一惊,身型一闪,立即飞扑而去,冲进尘埃之中。

  待得尘埃落定,雁回拉着天曜退后了三步,恰恰退在墙壁砖石倒塌之外的地方,她挡在天曜身前,盯着凤铭的眼神严肃了下来。

  到底是七绝堂的副堂主,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虽然没有修仙,但凡人的功夫倒是修得极好,内力雄浑,看这样子,别说才入门的仙门弟子,便是雁回的几个师叔恐怕也只能和他战个平手。

  情况不好办了啊。

  “黄毛丫头倒还有几分本事。”凤铭阴测测的笑了两声,“看你的内息功法,竟然还是仙家之人,说说,到底是哪个仙家门下弟子,竟敢来我的地盘撒野。”

  雁回眯着眼睛一笑,面上不动声色,背后却惊出了一身汗,才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就看出她是仙门中人而非武林人士,还好没有更多的动手,要不然被他看出了辰星山的心法,那可才麻烦。

  毕竟,她现在做的这些事,都是不想让辰星山的人知道的。

  于是雁回只默了一瞬,便面不改色的撒谎:“我乃栖云真人门下弟子,奉师父之命特来此查探大量狐妖失踪一事。”

  凤铭闻言,果然沉凝了片刻。

  谎言这个东西是不能乱说的,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被戳破,那还不如就实话实说。雁回之所以选择说是栖云真人门下的弟子,是因为先前在铜锣山,她接触过栖云真人,她知道那是一个会放走蛇妖,会送小蛇妖回青丘边界的仙人。她不参与每一次仙门组织起来的对妖怪的杀戮,她甚至会在生命的最后,对蛇妖说一句“谢谢”。

  可见栖云真人内心里对现在妖即恶的说法是不认可的,如果是这样的人,那她肯定也不允许自己门下弟子去参与这种对狐妖的迫害当中。

  仙门中人还有这些消息灵通的江湖人士,不会在没摸清楚别人的脾气的情况下就贸贸然的去找他人帮忙,大家都看得出栖云真人的脾性,那么狐妖这事,有很大一个可能,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去告诉栖云真人。

  因为何必讨不痛快呢,说不定,栖云真人还会成为他们的阻力。

  如此推论,反观现在,雁回说她是栖云真人门下的弟子,是最好不过的决定。

  一则栖云真人已经消失了两个来月了,虽然有传言说她仙去,但江湖上谁也不敢坐实这个决定。知道栖云真人真的仙去的人,只有雁回,天曜,还有那个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的蛇妖。

  别的人,都不知道栖云真人在哪里,她是在闭关在云游?没人能说的清楚。

  二则栖云真人素日作风便是反感与无故屠杀妖怪。那么她命人来调查此事,确实是理所当然的。

  凤铭没有理由怀疑。

  “这倒是没看出来。”凤铭笑着,“原来是栖云真人门下高徒啊。”

  “不敢当。在下不过一个小小弟子罢了,在门中都排不上名号。真人相信我交我查探此事,我过去这些日子便在日日夜夜的查探,却是一个不小心查到了凤堂主这里来。”雁回顿了顿笑道,“真人本怀疑是有邪修大量杀取狐妖剥其内丹以供修炼……”

  与邪修扯上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凤铭立即摆手道:“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