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据说广寒门清修极苦,而她们姐妹父母均已不在,素影自己要统管门派事宜,无法顾及到妹妹,于是便将素娥送到了辰星山,拜在清广真人门下……”雁回继续说着凌霏的事,旁边的天曜面无表情的听到这里,生硬的打断了雁回的话:

  “所以那狐妖呢?”

  雁回知道天曜不想再听这话便也没再继续说下去了,随着他转了话锋继续说那狐妖的事。

  “你先前确实也说对了,我那天晚上真的就拒绝了那狐妖的请求。但她却没走,接下来的几天还是夜夜出现在我的梦里,有时候在哭,有时候又在求我,我最后,到底是没经得住她那样磨……”

  天曜挑了眉:“你帮她去要人了?”

  雁回瞥了他一眼:“我能去要吗?”她道,“且不说我和凌霏的关系本来就不好,便说那狐妖女儿的身份。她女儿之所以会在辰星山,那只能是被辰星山弟子当妖怪捉来的。她被关在囚禁妖怪的牢里的,我一个修仙的弟子去要凌霏放了一个妖怪?他们会当我疯了的。”

  天曜点头:“原来你做事,也是有记得带脑子的时候。”

  “……”

  雁回自然没有天曜贬低的那么笨。

  但是那三尾狐妖让雁回去放走她女儿,雁回没答应的时候便开始不由自主的留心心宿峰的众弟子休息换班的时间,待得被狐妖磨得没办法终于答应她时,雁回已经很清楚的掌握凌霄门下看管妖怪囚牢的弟子换班班次与时间了。

  雁回虽然入门晚,但她学东西奇快,她本是他们这一辈弟子当中最出色的一个。

  在知道了换班时间之后,只稍加易容,雁回便轻易的在他们换班的时候混进了心宿峰的囚牢。

  只是在放跑妖怪的时候,出了点岔子。

  凌霄也抓过妖怪回来关过,雁回也曾看守过关妖怪的囚笼,她本以为心宿峰的囚牢与她守过的牢房差不多,一个妖怪一个洞,锁着铁栅栏,挂着大铁锁,上面贴几张封印。

  但当雁回走进心宿峰的囚牢时便被惊呆了,里面空气非常的浑浊,又热又闷,雁回本以为是此处本来如此,当看到一个狭小的囚牢里被关了二十来个妖怪的时候,雁回霎时便明了此处为何如此沉闷了。

  因为地方太过狭窄,妖怪们挤做一堆,脸上都是不正常的潮红,像是没呼吸到足够的空气一样。

  但见穿着辰星山弟子服的雁回走进来时,众妖皆是畏惧的望着她,拼命的往牢笼角落里缩。一双双颜色各异的眼睛惶恐的盯着雁回,写满了不知所措。

  所有的妖怪看起来年纪都很小,对妖怪来说他们应该都算是在十四五岁的年纪。雁回听说这次的妖怪是凌霏与其他几个峰的师叔分别出去捉的。

  看来捉回来之后,他们把小妖怪和大妖怪都分开关了。

  而且奇怪的是……这里捉的,竟然都是狐妖。

  雁回皱着眉在牢门前站了一会儿,便是这一会儿的时间,有个小女妖竟怕得哭了出来。

  雁回目光落在她身上,旁边有个身着褐衣的妖怪少年便立即挡住了那小女妖的身影,少年盯着雁回,目光仇视:“你们又想做什么?”

  雁回挑了挑眉,也不解释,直接问道:“谁是白晓露?”

  没人回答。除了那仇恨的少年,大家都怕得瑟瑟发抖。

  雁回叹了口气,这下可麻烦了,她要放狐妖女儿走,那肯定是得打开牢门的,现在这一堆妖怪被这样关着,她开了牢门只放走一个那是不可能的,别的妖怪又不傻,肯定也会趁机逃跑。

  她不能说出自己是来救人的,但如果就这样喊的话,他们自然会以为她要对他们不利,除非白晓露是傻子,否则怎么会自己站出来。

  琢磨了一番,雁回挠了挠头,只有威胁道:“不自己站出来的话,我可就要随便抓个替死鬼走了啊。”没人会想死,一定会有人出来指认白晓露,雁回是这样想的。

  但她没料,这句话话音未落,那少年便直接道:“你别在这里吓唬人,我跟你走就是。”

  雁回瞪着少年深吸一口气,臭小子抢什么话,逞什么英雄,真是坏事。

  “你开门吧,我跟你走,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谁稀罕你跟我走了。”雁回甩了个嫌弃的眼神儿给他,她心下暗自想着,这些妖怪都还小,身上没有杀气也没多少危害,而且将这些小妖怪放出去,乱乱心宿峰弟子的视线也更方便回头她带白晓露走……

  想到此处,雁回叹了口气,兀自嘀咕:“好吧好吧,反正都做了这事儿了,也不在乎闹大点。”

  雁回看了牢中众狐妖一眼,道:“我不是来害你们的。”说着,她伸手将牢笼上贴着的封印一张张撕了下来,然后一巴掌拍碎了门上大铁锁,然后堵在门口道:“谁是白晓露,说出来我就把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