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天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柔软的床榻之上。

  他已经许久没有睡过如此柔软而温暖的床榻,他愣了许久,直到屋外传来雁回的声音才将他唤回神来。

  “我要三份元宝肉,一定要多加肉多加肉多加肉。”

  “好叻。”

  “客官还要点什么汤与菜吗?”

  “不要,有好酒的话给我来一壶吧。”

  小二应了,咚咚咚的下了楼去。

  天曜挣扎着想坐起身来,但一动,胸腔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他无奈又躺了下去。此时,听见他动静,雁回便已走到了他身边。

  她瞥了天曜一眼:“别逞强了,我探了探,你都给撞出内伤了。先乖乖躺几天吧。”

  这话不用雁回说天曜自己也知道,在被那壮实妖怪打到树上的时候天曜便察觉出他伤得不轻,以至于他根本没了挣扎的力气。只是他习惯了去隐忍疼痛,直到跳入河中,疼痛实在超过了身体能负载的程度,这才晕了过去。

  他并没有接着雁回的话往下说,只转了话题道:“修仙修道者,大酒大肉毫不忌讳,你便不怕被扰了修行?”

  雁回翻了个白眼:“还敢嫌弃。”她哼道,“要不是靠我平时吃得多,你以为我能把死人一样的你拖到镇上来?”

  天曜动了动脑袋,感觉到自己的肩膀处有被拉扯过的酸胀感,他问雁回:“你当真是用拖的。”语气中并不是怀疑,而是肯定。

  她确实是用拖的,还差点把天曜的裤子都给磨破了……

  雁回清了清嗓子,扭过头坐到桌子边喝茶去了。

  房间里沉默了半晌,最后是天曜打破了沉默:“你不是说不管我了吗。”

  “我是不想管你啊。”雁回瞥了瞥嘴,“但奈何我是个正义又心善的女孩子,怎允许有人在我面前被妖怪杀死……”

  天曜眉头一皱打断了她的话:“你看见我了?”

  “你的护心鳞让我看见你了。”

  “哦。”天曜微微垂了眼眸,略微深邃起来的眼瞳不知在想些什么。

  雁回也没在意他打断了她的话,只自顾自道:“因为我看见了,身为一个修了这么多年仙的人,我委实拦不住自己的良心,只好救你一救啦。”

  她说得像是轻轻松松漫不经心,一副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但任谁都知道,昨天那场景,她来了,有极大的可能也是陪着他一起死。

  可她还是来了。

  天曜闭上眼,眼前还有她站在身前被月光投射出来的剪影。

  “你既然回来了,救了我,那可就走不了了。”

  雁回放下茶杯:“谁说走不了了,腿长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走去哪儿都行,只是现在看你可怜……”雁回顿了顿,“你要被修仙修道者追杀,我可不管,但你要落到妖怪手里我就看不下去了。你听好了,我现在的良心仅限于保护你不让你受妖怪的欺负。”

  天曜转头看她,只捡了她一半的话说:“你打算怎么保护我?”

  “我有个好友,她那儿有不少稀奇宝物,或许有东西可以遮掩住你身上的气息,让那些妖怪闻不到你这香饽饽的味道。”

  天曜点头:“确实很必要。你友人所在之处离此地多远。”

  “就在离这小镇不远的永州城里。”

  “明日便进城。”

  雁回瞥了他一眼:“拉倒吧,就你这小破身体,先安心的在这客栈乖乖的养两天吧,省得在路上被颠出了重伤,我可不管给你治。”说到此处,雁回倏尔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旁边拿来了纸与笔,动手写了“账单”二字:“熟归熟,账还是要算清楚的啊。从昨天到现在,我给你治病的,给你住宿的,熬药的等等一系列花销可是要记在你的头上……”

  “你现在没钱没关系,但万一哪天发达了呢。我不要你多了,一五一十给我还回来就行,唔,还是得算上利息……”她一边说一边扳着指头开始算。

  模样比昨天来救他的时候还要严肃认真。

  天曜看了她几眼,然后不忍直视的扭过了头,闭眼装睡。

  晚上的时候雁回在房间角落打了个地铺,原因无他,当然是为了省钱。

  她不吵不闹,天曜也便随她去了。

  可是睡到半夜的时候,天曜被渴醒了,他忍了一会儿,到底是开了口:“雁回。”

  没人应他。他以为雁回睡着了便又唤了两声。可雁回始终没醒,天曜不由想到那日在破庙,雁回被鬼压床时出现的情况。他微微皱眉,然后忍着胸口的剧痛,站了起来,慢慢挪到了雁回睡觉的角落。

  看见雁回,她现在果然是满头大汗,闭着眼睛眼珠乱转。天曜晃了晃她。

  雁回猛地睁眼,比起上次,这次她要淡定许多,她没有直接坐起来,只是躺着喘了好一会儿气,然后拍地板气道:“这是要天天来了啊!有完没完!”

  雁回把目光落在天曜身上:“你这儿有没有什么驱鬼的心法,交我一个呗,那天你教我的心法我发现挺顶用的。”

  “你有我的护心鳞,我教你我的心法,自是最为合适。”天曜道,“只是我并不知晓驱鬼法术,从来没这个烦恼。”

  雁回只得无奈叹了口气:“算了,你回去睡吧。”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