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一路不分方向的急行,直到行得雁回感觉内里空虚,连御剑也开始摇摇欲坠的时候她才不得不停下来。

  而这个时候她已经没有让自己稳稳落地的力气了:“自己护好头!”她喊着,一点没减速的扎进了树丛之中。

  不知撞断了多少树枝后,才被一颗大树拦下,然后从树上一层层的摔了下来。

  天曜要重一些,先“啪叽”一下摔在地上,还不等他爬起,雁回又“啪叽”一下砸在了天曜的肚子上。将他重新砸得躺了回去。

  那把抢来的妖怪的剑则“唰”的一声,插在了两人身边的土地里。

  林中鸟儿被雁回二人惊起,飞向天际,树林中各种动物的叫声一层接一层,不绝于耳。

  雁回便随着这些慌乱的动物叫声趴在天曜身上笑了出来。她好似笑得万般开心,从天曜身上翻下去,躺在地上雁回还在笑。

  适时天已近黎明,天边有微末的光芒破开了黑暗。

  看见天快亮了,林中动物的声音慢慢歇了下去,雁回的笑声便也慢慢平息。

  她望着天,好半晌没说话。

  最后却是天曜主动打破了沉默:“你不是说要将我打晕了交出去邀功保命吗?”

  “我应该把你交出去的。”雁回这话说得低沉且略带冷意,倒不像是在开玩笑。

  天曜转头看了一眼她的侧脸。雁回却不任由他看,坐起身来,蜷了膝盖,捏住还残留在小腿里的铁钩后端,她咬了咬牙,意图将铁钩直接拔出来。

  但见她的动作,天曜眉头一皱,立即翻身坐起:“不行。”他打开了雁回握住铁钩的手,“这钩有倒刺,你是想把整块肉都撕下来吗?”

  雁回抬头看他:“大方的人还在意这些细节,刚才不是让我把腿砍断吗?”

  “知道你不会砍。”天曜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将落在一旁的剑捡了过来,“趴下,我帮你取。”

  在这种事情上雁回倒也干脆,径直趴在地上也不看天曜一眼,任由他拿着把剑在她小腿上比划。

  撕开雁回的裤脚,天曜看见被铁钩勾住的地方已经血肉模糊了,天曜目光一转,看着趴在地上的雁回头也没回一副任由他折腾的模样,他垂了眼眸,下手极轻。

  其实,是有愧疚的。

  这个女孩并不欠他什么,她与二十年前的事情也根本无关。但只因为她出现了,所以他便要将她缠住,几次把她拖进危险之中。做这样的事,他也是有愧疚的。

  只是如今这份愧疚远不足以动摇他的决心。不足以让他放下他的“自私”,他自己也想摆脱掉这种狼狈苟活的境况。

  所以即便让雁回痛,那他也只能冷眼在旁边看着,即便让雁回伤,他也不能放手让她走。

  因为他也是在这世事浮沉当中挣扎偷生的……

  卑微者。

  剑下轻刺,巧劲一挑,只听雁回忍痛的一声闷哼,那铁钩便被天曜挑了出来。

  雁回回头一看,天曜将那混着血丝的铁钩扔到了一边,道:“伤口不深,且没伤到筋骨,没有大碍。”他退到一边,想去摘片树叶擦手。

  雁回却一声呵:“站住。”

  天曜转头看她,雁回蹭了两下,坐到天曜身边,然后一下撕了天曜的衣摆。扯出布条给自己小腿包扎起来。

  天曜眉梢微动:“你便不说一声,就如此扯人衣摆?”

  “你不说一声就对我做的事情多了去了。”雁回抬头嫌弃的瞟了他一眼,“没见得我训你啊。”

  确实也是。

  天曜便不再吭声,转身摘了几片树叶,又扯了几个果子,回来递给雁回:“再赶些路,待得靠近城镇,妖怪们便不会如此猖狂了。”

  雁回接了果子,飞快的啃完一个:“嗯,走吧。”

  她撑起身子,一瘸一拐的走了两步。却见身边没人跟来,雁回转头一看,天曜只在身后看着她:“御剑术呢?”

  雁回翻了个白眼:“如果还能御剑,我们会从上面摔下来吗,你以为我不会直接赶到城镇里面去啊。”雁回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内息耗完了,先找个靠近城镇的地方歇歇,调理调理气息吧。”

  身后天曜的脚步声大步迈了过来,雁回也没在意,却见天曜一步跨到了她身前,挡住她的路,然后背朝她蹲下了身:“上来。”

  雁回有点愣神。

  天曜侧头看她:“你这样瘸着腿磨着走,赶到明天也走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