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雁回陡然间知道了如此大的秘密,一时间有点消化不过来。

  待她好不容易将这些信息全都吸收掉之后,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忽然涌上了雁回的心头,雁回一个激灵,一巴掌拍掉了天曜还放在自己心口上的手。

  “你……难道是要拿回那块护心鳞?”雁回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取了这玩意儿我是不是就要死了?”

  她怕死,她还没潇洒肆意的活够呢。

  天曜慢慢收了手,抬头望雁回:“没了护心鳞,你寿命不过十日。”

  雁回目露惊骇,又登登的退了两步。

  天曜见她惊吓成如此模样,嘴角牵动了一丝连他自己也毫无察觉的弧度,但这弧度很快就彻底消失:“于我而言,护心鳞不过鳞甲一片,给你也无妨,但是……”

  听到但是这两个字,雁回脸色就没办法好起来:“你想借此威胁我,让我陪你去寻找那些被分别封印在四方的肢体?谁知道素影真人将你肢解成了几块啊……这要找,得找到何年何月去……”

  “只剩下三个地方了。”天曜道,“当年素影成五行封印,以以木囚我魂魄,以水困我龙骨,以火灼我龙筋,以土封我龙角,以金缚我龙心。十余年前,巨木被焚,我魂魄自巨木中逃出,与茫茫世间漂流,终是有幸觅得龙骨气息,这才停与此山村之中,入得这弥留之际的幼儿身体,这十余年间,我日日皆在寻求取回龙骨的方法,然而却未有所得,只因那封印需得我自身龙血方能破解。”

  雁回明了,若是按照素影真人的算计来说的话,这理当是个死封印才对,因为肢解了天曜,他怎么可能再爬出来给自己解开封印。

  若不是他的护心鳞入得她身体,伴随着她长大,改变了她体质,天曜就算魂魄跑出来了附上了人身,理当也是破不了其他封印的。

  毕竟……没血啊。

  雁回斟酌了一会儿:“可你看,你的龙骨也找回来了,你捂个一段时间,身体里不就有龙的气息了吗,然后血慢慢慢慢的不也就变成龙血了吗。你可以自给自足的,我相信你。”

  “你所言之事确实可能,然则此事却并非一朝一夕能有所成。”天曜目光落在坟前两朵小白花上,他们谈话也没有多久,但这花却已有了颓靡之势,“而我没有时间。”

  天曜轻触花瓣,声色微沉,“我在此破开龙骨封印,素影不会一无所知。而在我完全找回身体之前,不会是素影的对手。若被她发现,我只能再次任她宰割。”

  雁回咽了口唾沫。

  这个词用得真好,素影对他,当真是宰割啊。一分假都不掺的……

  但是要她帮他找其他的身体,等于让他帮一个妖怪,还是一个和素影真人作对的妖怪……

  雁回摇头:“这忙我不能帮。”

  天曜抬头看她,静静的等着她说下去。

  雁回挠了挠头:“你也别怪我见死不救。只是你看看咱俩这情况,我确实也没法救你。

  “这第一吧,我虽然被辰星山驱逐,但我依旧是个修仙者,以后还是要靠揭榜除妖拿酬金过日子的。帮助你就等于是完全背弃修道之义,我可是从此就会像妖怪一样被所有修仙者追杀的。想远一点,若是我帮你找回了所有的身体,那时候,即便你把护心鳞赏给我,我也已经成了一个背叛了修道界的人,是再入不得中原大地了,而身为修仙者,我更是去不了妖族那方。左右为难,更是难堪。

  “这第二吧,素影真人对你所作所为委实过分,我身为一个修仙者听了也是心惊,然而现今这大环境……仙妖之间势同水火。素影真人是那么大门派的掌门,你又是听起来那么厉害的大妖怪,哪个修道者知道你的身份不惧怕,一怕就想除掉你,正巧了素影真人真还就除了你……所以,即便素影真人当年对你那般狠心毒辣,但依我看,就算这事儿传出去,指不定还有一群道貌岸然的修仙者为素影真人拍手叫好呢……”

  天曜沉默。

  “还有这第三。”雁回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虽然托你的福,让我活到今天,但你解个封印就要捅我一刀的事儿,真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承受的。我觉得我们还是就此别过比较好。当然,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就这样放我走的,所以,来吧。”雁回手上捻决,“打一架。你输了就不会对我的离开感到那么不甘心了。”

  天曜看了雁回许久,并没有动,只道:“你还是喝醉的时候说话比较可爱。”

  “谢谢,有时候我也很希望自己能一直像喝醉时那样无所畏惧,但能醉生梦死的时候太少,人总是要活得清醒现实一些的。”雁回见天曜确实没动作,便也收了招式,看了看手腕上的红点,撇撇嘴,打算直接走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