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天曜与蛇妖约好了明日一大早,在山村湖边见。

  傍晚雁回与天曜回了小院。天曜话也没说一句便自顾自的去了萧老太的房间,一直陪着老太太到大半夜才回了自己房间。

  适时雁回正在床上打坐,意图努力凑点内息出来,以防明天万一发生什么意外情况,但直到听得天曜推开门的声音,她也依旧没凑出个什么成果。

  雁回睁开眼,一声颓然的叹息,想到自己已经没用了这么长段时间了,她恼得直在床上打了个滚。

  天曜全当没看见一样走到桌边倒了杯茶,喝掉。

  “我的内息啊!我的修为啊!”雁回在床上哀嚎,“胡不归啊胡不归!”

  许是嚎得太让人心烦,天曜皱着眉头瞥了她一眼,开口道:“你五行为火,蛇毒大寒,自是克你。”他说完,放下茶杯,像往常一样走到墙角里,倚墙坐下,“闭嘴安静休息。”

  雁回一睁眼,翻身而起,将天曜盯着:“你今天还在那里睡?”

  天曜回望雁回,桌上豆大的灯火恰好映进他的黑瞳里,如同点了星:“不然呢?”

  雁回撇嘴:“要不是看在你这张脸长得漂亮的份上,冲着你这语气我就能糊你好几百次脸了。”她把脚放下床,一边穿鞋子一边道,“过来,你今天睡床上。”

  天曜皱眉。

  雁回穿好了鞋,径直走到角落,站在天曜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怎么,让床给你睡还不愿意啊。”

  天曜脑袋往墙上一倚,闭上了眼,神色冷淡,毫不领情:“不需要。”

  “啪”的一声轻响传进了天曜的耳朵里。

  天曜睁开眼,但见雁回一手贴着他耳边撑在墙上,一手抬了起来,笑呵呵的拍了拍他的肩。

  白天受伤的地方被雁回看似不大的力道拍出了疼痛感。然而这些皮肉之痛早已不足以让他动容,他皱了眉头,只道:“别碰我。”因着这个姿势让雁回离天曜的脸极近,于是天曜又偏了偏脑袋:“离我远点。”

  “你表现得如此娇羞作甚,活像快被谁强了一样……”雁回嫌弃完天曜,开始一脸无辜道:“我也不想碰你的,只是今天你是为了救我受的伤,弄得我好像欠了你人情似的,而现在你还在墙角睡觉,又弄得我好像虐待了你似的。虽然我平日里是霸道粗鲁了点,但内心里我依旧是个善良细腻的好姑娘,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也不喜欢虐待别人,你伤好之前都去床上睡吧,我准了。”

  雁回道,“不管你同不同意,反正这个墙角今晚是我的了,你要是不去床上睡,那我只好抱你去床上睡咯。”

  说着这样流氓言语的雁回依旧是一脸的正经,天曜盯着她,好半晌问出了一句:“辰星山到底是怎么教弟子的?你是跟着无赖修的道吗?”

  雁回咧嘴一笑:“生性如此,你要是不满,就自己忍一忍咯。”

  “……”

  天曜盯着雁回默了许久,忽然觉得此情此景,他好想也只有像雁回说的那样,自己忍一忍了。

  他闭上眼,平复了好一会儿情绪,而后才站起身。

  雁回随着他的动作也乖乖的向后退了几步。

  但见雁回乖了,天曜却不知为何心里猛地生出一股,要把刚才吃的口舌之亏讨回来的冲动。便是在这股冲动涌上心头之时,天曜几乎是不由自己控制的吐出了一句:

  “性格如此锋芒毕露,修道修仙者,几人能容你。”他顿了顿,觉得自己自己不应该和一个小丫头计较,去说这样戳人心窝子的歹毒话,但……

  这小丫头平时对他也挺歹毒和不客气的。

  想到这一点,天曜斜眼看雁回,“难怪被赶了出来,你先前在修道门派过得很不愉快吧。”

  听得此话,雁回嘴角虽然还噙着笑,但眼睛却微微眯了起来:“劳烦关心。”

  雁回笑着,但天曜却好似能听到她牙齿咬出的“咯咯”声一样。这一瞬间,他忽然就明白了,白天雁回所说的“看见别人被自己惹生气,还蛮有成就感”是怎样一种感受了。

  他一边嫌弃自己幼稚,却一边情不自禁道:“知道你以前过得不怎么样,我也就舒心多了。”

  余光里瞥见雁回咬牙,天曜嘴角微微一翘,弧度小得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

  雁回自然也是无法将天曜的心态品得那般细致,但她却很简单直白的知道,这死妖怪居然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跟她学会了嘲讽人的技巧了!

  雁回恨得暗自咬了咬牙,脸上却还强撑着笑着:“呵呵,也还好。”她稳住情绪,“想将我拆吃入腹的,都是与我两看相厌的人,至亲至爱却没谁对我动过杀心。”

  天曜脚步一顿,回头看雁回。

  雁回毫不回避,直视着他。

  四目相接,两人互相盯了许久,终究是一人在墙角坐下,一人掀了被子上床,各自不愉快的闭眼睡觉。

  真是糟心。

  两人睡觉前,这成了他们共同的心情。

  翌日清晨,到了与蛇妖约好的时间,雁回和天曜互不搭理的一路走到山村背后的湖边。

  在岸边等了一刻钟了,蛇妖才出现,和他一起的,还有被牵来的栖云真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