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夜,大山之巅,遍地素裹,大得惊人的月亮悬在头顶,将满山白雪照得发亮,天地之间宛如牢笼一般的法阵将她困在其中。

  雁回躺在地上,感到刺骨的寒冷,像是能钻进心底一样。

  她看着雪花一片片飘在她的脸上,然后在接触到她皮肤之后,迅速融化成水珠,从她脸上一颗颗滑下。

  “为什么……”

  她听见自己问出了口,但却诡异的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她一转头,看见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在那人影的背后是巨大的月亮,逆光之中,她并看不见那人的模样,但是她却清楚的看见了那人举起了长剑。

  雁回瞳孔紧缩。

  一剑扎下!

  雁回只觉心房一阵紧缩,尖锐的疼痛一让雁回浑身一抖,然后……

  “咯咯喔!”

  她醒了过来。

  眼前是一片漆黑,空气中还有乡下村屋里常年围绕不去的木柴味。她的心脏依旧疯狂的跳动着,满头大汗几乎染湿了发鬓。

  她失神的捂住心口,那里似乎还有尖锐的针扎感让她感到疼痛。

  这个噩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得就像是她昨天才经历过这样的惊悚一刻一样。冰雪大山,巨大明月,还有那模糊的人影,雁回皱了皱眉,这人影,现在回想起来,她为何却觉得有几分熟悉感,但她想了又想,却始终无法将自己认识的人和那人影勾连起来。

  想了半天,雁回猛地回神,她是在搞笑么,居然为了一个梦这么较真。

  撇了撇嘴,雁回转身想接着睡去。

  可是她忘了,外面的鸡开始叫了……就停不下来了。

  雁回忍了又忍,被子里的拳头捏了又捏,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她都没有好好睡个觉,之前是心想自己在农家小院里住不了多久,可照如今这个架势,她恢复内息应当还有些日子,这鸡若是不除……

  当是大患!

  清晨院里的阳光还没多少温度,在萧老太太院子里一直咯咯叫的几只鸡一下子全部停止了叫唤。

  萧老太太从自己房里出来的时候,闻到了一些奇怪的,类似烫毛的味道:“阿福,阿福?”她唤。于是阿福也从屋子里出了来,看见院子里的雁回,阿福脚步一顿,脸上的神色明显难看了几分。

  “这是什么味儿啊?”萧老太太问。

  “我把那几只鸡宰啦。”没等阿福回答,雁回就一边将锅里的鸡捞出来利落的拔了毛,一边随口答道,“在烫皮拔毛呢,今天我炖一大锅鸡汤吧,我这门手艺在张胖子那里学过,没问题。”

  “你……你把鸡宰了?”萧老太太颤声问,“都宰了?”

  雁回回头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鸡圈:“对啊,都宰啦,本来只想杀公鸡的,但没想公鸡叫的时候两只老母鸡也叫,图个便宜都宰了。这锅鸡汤能吃挺久啦。”雁回说着,舔了舔嘴巴。

  哪想她这边话音一落,那边萧老太太一声唤:“哎哟!哎哟!”

  雁回惊诧的转头,本以为是老太太摔了,但没想到是她自己往地上坐了下去,旁边的阿福连忙将她扶着。

  “哎哟,老天爷,都宰了……

  雁回看得愣了:“怎么了这是……”雁回完全不理解,不就三只鸡……为什么能哀痛成这样……

  “老母鸡是用来下蛋的啊,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萧老太一双浑浊的眼睛流出了泪水,哭得好不伤心。

  雁回看了看手里的鸡:“呃……其实也就两只……下不了多少蛋啊,反正也鸡也老了,该宰了……”

  萧老太哭得伤心欲绝。雁回挠了挠头:“那要不,这几只鸡,都给你和你孙儿吃肉吧,我……喝汤?”

  “闭嘴!”

  阿福一声厉斥,雁回被吼得一愣,随即皱眉:“你吼什么?”

  阿福几步迈上前来,一把抢过雁回手中的鸡,冷冷瞪了她一眼,在她耳边冷声道:“什么都不懂,就别胡乱说话。”

  他这态度激得雁回都快气笑了:“你都懂?不就是宰几只鸡吗!多大事。”

  阿福不再看她,转身拿了死鸡递给萧老太太:“阿妈,莫伤心了。”

  雁回在旁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欺凌老弱,横行乡野的恶棍,可实际上,她只是宰了三只嘴太贱的鸡。她张了张嘴:“不就几只鸡嘛!你们等着!”

  她撸了袖子就出了院子。

  知她走了,萧老太连忙推了推阿福:“去拦着,去拦着。带回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