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雁回为自己的心跳呆住了很长的时间。

  但让人不解的是,雁回已经从漫长的失神里面走了出来,而这个少年却还是直愣愣的盯着她。

  雁回又是一愣,随即愕然,难道……这小子也对她动心了?

  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先前又是泡水,又是在柴堆里满地滚的,一身不知有多狼狈,这样都能让少年郎对她动心?

  雁回窃以为,大概是自己脸太好。

  然而渐渐的,雁回发现这小子眼睛里的光越来越不对劲了……

  他眼眸的光太亮,他盯着她,就像鹰隼盯着兔子,饿狼盯住肥羊,就像一个死囚,盯住解开他枷锁的钥匙。

  “喂。”雁回唤了他一声,好似撞醒了他的梦似的,少年眨了眨眼睛,散掉那灼人的光芒,眼眸一转,不再直视雁回的眼睛。

  雁回的视线却一直将他盯着:“你是就是那萧老太的孙儿?”

  这少年看起来顶多不过十五六岁,身形瘦削,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常年生病还是饥饿,泛着一些苍白,唇上甚至还带着乌青色。他垂着眼眸,只专注于手上的事,神色安静得与方才全然不同。

  少年不理她,自顾自的端着碗走了进来,在雁回面前蹲下,将手上的三个碗一个一个放到地上。

  雁回不解,不是说萧老太的孙子是傻的吗,可刚才这小子的眼睛里看起来……

  怎么那么多戏?

  “喂……”雁回话音刚开了个头,少年已经放好了碗,起身打算出去了。

  雁回愣了一瞬,目光在地上的米汤咸菜和馒头上一晃而过,登时急得什么都忘了,连忙冲着少年的背影急唤:“等等等等!你就这样放这儿了?我还被绑着呢,你要我拿嘴捅吗!”

  倒好饲料就走人,喂猪啊!

  少年脚步一顿,思索了一番,复而又走回来,在雁回面前蹲下,然后端起米汤递到雁回嘴边,雁回确实饿极了,就着少年端的碗,两口就将米汤喝了干净,然后十分不客气的开始使唤:“馒头卷点咸菜。”

  少年被这声吩咐喊得眉梢微微一挑。

  此时雁回却是没工夫在乎他,只顾着盯着碗里的东西:“快点啊!”

  少年不吭声,但却蹲了下来,照着雁回说的做了,馒头卷了咸菜,喂进了雁回嘴里。

  雁回也不讲究,狼吞虎咽的吃了两个大馒头,待肚子有了点底,这才有功夫将注意力从食物上面转开。她嚼着馒头,拿眼神瞥了一眼正伸了手将馒头递到她面前的少年,此时的少年目光平淡,看起来说不上傻不傻,但至少没有刚才那样目光慑人的劲儿了。

  现在他就像个普通的山村少年,普通得以至于让雁回都开始怀疑,刚才这小子眼睛里的精光都只是她的臆想。

  雁回对少年免不得在心里留了几分底,然而,不管她怎么留底,她现在无法否认的是,这小子着实生得漂亮。

  月光自头顶破木板缝隙里洒了进来,落在少年脸上,雁回一口接过少年手中递来的食物,吃掉。

  她在心里嘀咕,以她自幼阅遍辰星山无数师兄弟成长史的眼光来看,待这少年长大,五官长开,身体结实后,他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啊。

  拐去小倌楼应该能卖个好价钱……

  “咳嗯。”雁回清了清嗓子,“小子,你奶奶将我从那丧尽天良的人贩子手里买来,是给你做媳妇的,你可知道?”

  见雁回不吃了,少年将手里剩下的半块馒头放回了碗里。

  “你奶奶年纪大,看着可怜,我不好骂她,但做这种断子绝孙的买卖可是会遭天打雷劈的,为了你奶奶好,你且帮我把绑松了,让我走了了事。”

  少年垂头开始收拾碗。

  “别走!”雁回一咬牙,道,“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是修仙的,追了条百年蛇妖到这里来,蛇妖被我打伤了,他走不远,很可能还躲在你们这铜锣山的哪个犄角旮旯里,指不定就变成你们村里的哪个人,混在你们之间,天天吸你们身上的气,你不放我走,没人对付他,到时候倒大霉了,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

  少年收拾碗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即眸中光华流转了一瞬,然后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往外走。

  什么反应都没有,这比反驳更让人感觉不爽,雁回被绑了一天,强力压住的火气霎时就点着了:“喂!你到底是傻,还是哑啊?”

  依旧没反应,雁回怒了,呵斥:“站住!还有半块馒头!姐姐还饿着呢!”

  少年脚步一顿,略一琢磨,倒是真拿了半块馒头,回来蹲到雁回的面前,像之前那样喂给她吃,雁回看了眼他的脸,又看了看他的手,一张嘴就咬了上去。

  少年手微微一动,看来是想往后撤,但最后却是稳住了没动,任由雁回一口将他的拇指连带馒头一口咬住。

  牙齿用力,雁回声音含糊,但却有力道:“放唔走!唔然,嗷断!”她咬着少年的手往后仰了仰脖子,方便自己去观察少年的神色,然而出人意料的……

  少年神色依旧平淡无波,他从上而下的俯视着她,许是角度的问题,在少年的目光之中,略带了几缕嫌弃。

  没错,嫌弃。

  其实雁回也是打心眼里嫌弃现在的自己。以前和子月斗得再不体面,她也不至于用咬人手指这种小孩打架的招数来解决问题啊!可现在……

  雁回神色一狠,将内心角落里的那点自持身份的骄傲一脚踹开。

  我真咬断哦!雁回说:“唔真嗷断噢!”

  现在,唯一能让雁回感到庆幸的,大概只有这里没有辰星山人这件事了吧……

  雁回心里感慨着自己当年风华不再,然而这里咬了半天,她咬肌都酸了,被她咬住大拇指的人却一声痛也没叫。

  如果她没感受错的话,她现在嘴里尝到的这股腥甜味应该是少年手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