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开师门十来天,让雁回最难过的有两件事,一是从此以后再也没法每天蹭到张大胖子做的大锅饭,二是穷。

  雁回打小便知道穷的可怕,后来被凌霄收为徒弟之后,辰星山每月打发她一两月银,像按时吃的定心丸,将她那颗怕穷的心定了下来。

  但雁回被驱逐之际,她这些年存在辰星山库房里的银子尽数被扣,她净身出山,师门连把剑也没留给她。于是下山之后的雁回几乎是穷神附体,连买个包子的钱都没有。

  可现在事情有了转机,在山下友人的指点下,雁回找到了赚钱的法子——江湖侠义榜。

  雁回去瞅榜单的时候,恰好碰见一个富豪之家张贴了一个榜首任务:寻回被百年蛇妖抢走的传家宝,赏八十八两……金!

  八十八两金!

  够买好几个张大胖子屯在院子里给她一天照十二个时辰做饭吃了好吧!雁回眼睛都看绿了,自是想也没想就将榜揭了下来。

  一百年的蛇妖算个什么,想她当年初遇前任师父时,还辅助他杀过一千多年的藤精呢!

  雁回找友人借钱买了把桃木剑,就赶到这铜锣山里准备杀妖取胆了,她本觉得这是个极简单的任务,但!

  说好的妖气冲天杀人不眨眼的巨型蛇妖呢!倒是出来啊!来吓吓她啊!

  她在这山里逛了五六七八天了,连个聪明点的猴子都没瞅见一只,可见此山灵气贫瘠,雁回觉得但凡那蛇妖有点脑子,都不会呆在这个地方修炼。

  雁回找得几乎绝望,眼瞅着又到中午,肚子又饿了,她一甩屁股坐在一根大树枝根上,狠狠叹了一声气。此时此刻,她最想念的人,莫过于张大胖子。

  雁回正叹息之际,忽觉屁股下的“树根”动了动。她一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坐着的哪里是树根,这分明就是布满了鳞片的蛇皮!

  妖气在身后弥漫开来,雁回转头,但见身后水桶粗的蛇妖正用一双腥红的眼睛盯着她吐信子。

  雁回立即弹起来,刚拔了身后的桃木剑,那蛇妖尾巴便往她身上一缠,张口就对她咬过来。雁回不避不躲,在桃木剑上拈了个咒,一剑捅进蛇妖嘴里。

  可蛇妖嘴之大,竟然一口把她整个剑吞了进去!

  要不是雁回胳膊缩回来得快,只怕现在连胳膊也没了。

  雁回大怒:“你倒不客气,这剑可是我借钱买的!”

  蛇妖哪听雁回废话,只将雁回缠了一圈又一圈,它浑身的肌肉都在使力,意图把雁回活生生的挤死。

  雁回痛失桃木剑,悲愤非常,也不躲它,拼出一身灵气和蛇妖硬碰硬,只听她一声低喝,周身灵力爆出,生生将蛇妖震开。

  蛇妖受了重创,在地上胡乱转了两圈找了个方向要跑,雁回飞身上前,扑到它背上,两条腿死死夹住它的七寸,抱住它的脑袋,手上聚积灵力在它脑门上狠狠抽了两巴掌:“把剑给我吐出来!”

  蛇妖吃痛,仰起了头,意图将雁回甩下去,但却没成功,反而让气恼的雁回又狠狠抽了他两下,蛇妖咽喉动了两下,终于“咔”的一声,将雁回的桃木剑吐了出来,雁回身形一滚,捡起地上桃木剑,蛇妖趁机要跑,哪想雁回动作极快,她迅猛的一回身,桃木剑便精准的刺透他的鳞片,将他尾巴钉死在地里。

  蛇妖仰天痛啸,声音惊飞了山中群鸟。

  雁回这才舒了口气,站直了身体,拍了拍衣裳,她迈着得意的步子走到蜷成一团的蛇妖面前,俯视着他:“怎么样,服不服?”

  蛇妖痛得浑身颤抖。

  雁回在他面前蹲下:“老实和你交代吧,我和你也没什么仇,不想对你下杀手,你偷了周家的传家宝可是?还回来,我就放你走。”

  “你想要什么?”蛇妖倏尔开了口,是个意外好听的男声,“周家给你钱让你来找宝物?我愿给你三倍钱财……”

  什……什么!

  妖怪竟还知道贿赂一说!

  而且……三倍啊!可以买好几打张大胖子了呀!

  雁回几乎是在这一刻就毫不犹豫的动摇了!

  她呆住,并不是在思考要不要答应蛇妖的条件,而是在琢磨萧家赏钱乘以三到底有多少,然而在她用她可怜的算术能力算出个所以然之前,那蛇妖却是等不及了。

  它倏尔身形一动,那条被雁回钉死的尾巴竟是拼着被一分为二的痛楚,猛地像雁回抽打过来。

  雁回满脑子都是黄金宝宝在爬,这时只觉耳边风声呼啸而来,紧接着她脑袋一痛,被狠狠的抽在地上。

  她爬起来,一脸的血,还没站稳,蛇妖猛地扑了过来,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

  雁回感觉到了毒牙咬破肩颈的痛楚,紧接着她半个身体都没了知觉:“就不能好好做生意吗!”雁回咬牙,指尖法力一凝,火焰登时绕着蛇妖全身烧了起来。

  “小丫头竟会驭火之术!”烈火炙热,将蛇妖烧得仰天长啸。

  雁回倒在地上,恨得牙痒:“不识货,本姑娘岂会用那些低等法术?”跟着她话音一落,蛇妖浑身的火焰烧得更强,它痛楚更甚,当即不敢再缠着雁回,带着一身灵火仓皇而逃,很快便在树林中消失了踪影。

  做人果然不该贪……三倍赏钱没了,现在连原来的赏钱可能也拿不到了……

  雁回心头一阵血恨,她捂住肩膀,以法力凝住肩头的血,但这却无法阻止那蛇妖的毒在她身体里面到处乱窜,不一会儿,雁回便觉得心跳加快,快得像疾驰而来的马蹄,让她浑身处在一种难忍的燥热之中。

  她感到极致的口渴,甚至连毒素会不会因为运动而扩散也顾不得了,她急急的往前走,欲寻找水源。

  雁回自幼修的是火系的法术,从小身体比别人热一些,忍受热的能力也比别人强许多,但这次却和以往的热不同,即便是前段时间被关在焰火洞受罚时,她也没有感觉到身体有这般炙热的痛苦。

  不知跌跌撞撞的走了多久,雁回终于看见前面有一条小河在欢乐的奔腾。

  一瞬间的希望让她身体好像又有了力量似的,她迫不及待的扑上前去。却忘了河边石头都是长了青苔的,滑得不行,她脚一歪,一头就滚进了河里。

  冰凉的水没有缓解她体内的燥热,她把脑袋浮出水面喘气,却觉得她的眼睛已被体内的灼热烧得迷迷糊糊看不清东西了。

  脑子也越来越糊涂。她好似看见很多年前师父把她带回辰星山的模样。

  她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颈项,抓住了脖子上的一个吊坠,那吊坠正是那日她离开辰星山时,捡起来的玉簪残玉。

  恍恍惚惚间,雁回好像看见那个纤尘不染的仙人用自己的簪子帮她挽好了披散的头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提交错误】【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天骄战纪沧元图无敌天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说诡秘之主医圣传承明朝败家子超级怪兽工厂道君